第15章:护爸心切5

第15章:护爸心切5

“半只脚都踩进棺材里的人,还跟个小姑娘斤斤计较,父亲您这岁数是白活了。”
傅霈摘下耳机,微偏了下脸,阳光的照耀中,少年纤长的眼睫微微垂下,上面似有萤火的光点闪烁。
冷白凋的肤色,使得他瞳孔愈发深黑,光有些刺眼,他微微眯着眼睛,在傅雷发作之前,嗓音轻慢出声,“至于教养,不好意思,谁让我生下来就没父母呢?一个人讨生活,没长歪到去杀人放火都不错了,你还指望我能成为根正苗红的三好少年为国效力不成?”
傅霈一贯的桀骜不驯,话里话外都透露着漫不经心的痞。
但傅听能听出来,父亲那故作无谓之下隐含的怒意。
傅大佬在外面操天操地,说到底他也只是个18岁的少年。
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经过社会的毒打,胸腔里仍然揣着一颗赤忱的心。
即使被命运欺压的满身伤痕,也留有对父母的最后一丝期待。
傅听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突然蜷缩着涌出细密的疼。
她吸了吸气,厌冷的瞪着傅雷,“我爸没有你们管,也能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傅辰逸却只知道花天酒地,这就是杀猪头子您所谓的有教养?还是说你一家上梁不正下梁歪,那我真庆幸我爸没被你们带歪!”
“你,你们!”傅雷气结,血管在脑海里突突直跳。
傅霈眉眼冷淡,“如果父亲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那么恕我不奉陪了。”
方玉枝用手肘碰了一下傅雷,他这才想起叫傅霈回来的目的,立即呵斥道,“你给我站住,我还没说正事。”
傅霈摸了下耳钉,一脸,“你有屁快放”的不羁神态。
“外面站着多累呀,我们进屋去说。”方玉枝笑吟吟的开口,脸上对傅霈的隐忍,一看就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傅霈伸手拨弄一下傅听精心编织的小辫子,语气又野又痞,“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了吧,从我离开傅家的时候,就说过不会再踏入,我不想脏了我的脚。”
这话差点没把傅雷刺的背过气,还是方玉枝拍了拍傅雷的背给他顺气,然后神色难看的对傅霈说道,“傅霈,前两天你在游戏厅附近跟人打架的事情还记得吧?那伙人进了警察局,说是你弟弟指使他们去的,你也知道,你弟弟才17岁,留下案底对他未来影响多不好,所以妈妈想麻烦你去警察局解释一下。”
傅霈漆黑的瞳孔平静如死水,声音冷的像冰,“所以那是傅辰逸找的人?”
方玉枝神色微僵,勾唇笑得和善温柔,声音温婉慈祥,“那是你弟弟故意跟你玩呢,他没有恶意,你们兄弟俩的事情,闹去警察局太难看了点……”
“所以母亲您要我怎么解释?”傅霈打断她,笑得漫不经心,“您当警察都是傻逼,我说什么都信?”
“逆子,她是你妈,你什么态度!”
傅雷被傅霈的态度激怒,指尖对着傅霈,在空中狠狠地点了点,“你现在就跟我们去警察局说,那是你闹得事,跟你弟弟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