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搬砖养你6

第9章:搬砖养你6

傅霈十分钟后就回来了,因为跑的太急,墨发被风吹乱了,额上热汗滚落下来,氲湿了颧骨边的碎发。
少年宽阔肩背后的衬衫也被汗湿透了,胸腔急促的起伏着。
骨骼分明的手指拎着个袋子扔到傅听面前,他微喘着气,清越低倦的嗓音,有点凶巴巴的,“拿去吃了。“
袋子里装的是退烧止咳的感冒药,原来爸爸给她去买药了。
傅听瞬间暖到了心里,露出小白牙甜甜笑,“爸,你真好。“
傅霈不爽地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子,微眯起眼睛,下颚线条紧绷,“我只是怕你传染给我,别想太多,懂?“
傅听“喔“了一声,露出迷惑的神色,“爸,买个药而已,你跑那么急干嘛?“
傅霈神色划过几分不自然,鬼知道他怎么会那么急迫,大概是怕回来晚了,小姑娘真的出什么事吧?
操。
他大概是也要疯了。
“让你吃你就吃,怎么话那么多?“傅霈抽出一张帕子,擦拭着脸上到脖颈处的汗水,也掩饰着不为人知的尴尬。
傅听看着手里的药,小心翼翼问,“爸,咱家里有糖吗?“
傅霈长眉抬了抬,他眉骨深邃,神色看起来有几分凶悍。
傅听捂着嘴,秀气的咳嗽几声,瓮声瓮气答,“我怕苦。“
她最喜甜食,一点苦都受不了,只要吃药都必须要糖。
傅霈真是捏死她的心都有了,但他下一秒举动,却是钻进厨房,一阵翻箱倒柜,最后找出一小袋红糖丢给傅听。
少年喉结一动,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只有这个,不吃就等死吧。“
就知道,爸爸嘴硬心软,每次一装可怜,他就舍不得不管她。
傅听低了低头,她澄澈水润的眼眸有狡猾的光芒闪过。
吃了药,傅听昏昏沉沉,抱着被子就睡着了,上面有父亲身上的草木香味道,让她很有归属感,睡颜安然。
傅霈看着这一幕,总觉得有点脸疼,说好绝不可能让她睡床的呢?
可是要他现在把她拖走,他似乎也做不出来这事。
算了,作为大佬,不需要纠结这些油盐小事,不就是睡地上么?
更何况小傻子这么娇气,睡地上感冒了还不是得花他的钱买药?
他努力维持大佬风范,若无其事的躺到了地上的凉席上,补觉。

傅听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睁开眼的那一刻是神清气爽。
傅霈晨跑回来,见到小姑娘从他床上下来的画面,已经麻木到心中毫无波澜。
傅听伸伸小懒腰,摸着咕咕叫的小肚子,眼巴巴瞧着傅霈,“爸,我饿了。“
小姑娘舔着嘴角,活脱脱一副雏鸟求食的样子。
傅霈莫名心梗了一下,什么都没说,转身去了厨房,从柜子里找到了挂面,然后开火煮了起来。
很快,傅霈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听话了?
他可是一中杠把子,只有别人伺候他的份,怎么能跟这伺候小姑娘?
但想到小傻子的所作所为,傅霈不禁有了个大胆的猜想。
不会是小傻子家破人亡,大受打击脑壳出了问题,把她给当成他爸了吧?
如果是这样,那真是够造孽的,给她做顿饭,好像也没什么是吧?
傅霈再次说服自己,任劳任怨的做起了全职奶爸。
等傅霈端着做好的两碗面条出来,傅听已经洗漱完毕,端端正正坐在缺了一角,摇摇晃晃的小破桌边。
“爸,我还是第一次吃你给我做的饭呢。“傅听捧着热乎乎的面条,笑得非常开心。
上辈子她一出生,父亲就在娱乐圈打拼,忙的头不点地,后来成为影帝,更是忙的跟她吃饭时间都没,别说是给她做饭了。
傅听鼻尖有点酸,突然觉得重生真好,能见到少年时候的父亲真好。
傅霈想到小傻子刚死了爹,脑壳又出了问题,也就没有对她冷嘲热讽。
“咦,有太阳蛋!“傅听从碗底翻出一块煎蛋,开心的咬了一口,香的眯了眯眼,一副小馋猫样,乖的要命。
她瞥了一眼傅霈,“爸,你怎么没有太阳蛋?”
傅霈正大口嗦面,咬肌随着咀嚼的力道一鼓一鼓的,有种野性的勾人。
闻言,他低嗤一声,“娘们唧唧的东西,老子最讨厌吃了。”
傲娇的傅大佬当然不会说,傅听那颗蛋,是家里唯一的一颗了。
要是平时,他才不会让给傅听吃。
毕竟小傻子是病号,总要吃好点。
好歹小姑娘叫他一声爸,总不能落得一个苛待子女的名声。
傅听软软糯糯的“喔”了一声,乖乖吃了起来。
傅霈看着她吃东西的样子,一小口一小口的,腮帮子鼓的像河豚,不禁想起了谢迢家养的大橘猫,
也是这个样子,蠢得要命!
算了,谁让他倒霉长得像她死了的爹,他又狠不下心把她赶走,就当只小傻猫养着吧,索性也吃不了多少。
但两天后,傅霈整个人就陷入了绝望。
因为,傅听太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