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当场认爹

第2章:当场认爹

傅听呼吸微窒,清澈眸光里,少年的面容瞬间和记忆中拉扯她长大的父亲重叠起来,翻搅出惊天骇浪。
傅听眼睛死死的盯着傅霈瞧,视线不知不觉就模糊了。
“傅哥你瞧,那小仙女正含情脉脉看你呢!“傅霈身后的跟班们率先注意到了傅听,眼睛瞬间就亮了。
在这个三线小城市,根本找不到第二个像傅听这么神颜,又气质纯净的小姑娘,可不就是小仙女么。
傅霈微微歪头,扬手扯了下松松垮垮的领带,浑身上下掩盖不住那股桀骜乖戾的气质,低而清倦的嗓音,带着被烟熏过的磁哑,哼笑了一声,“老-子什么时候缺女—人看过?”
话落,小仙女傅听就已经花蝴蝶似的直直的扑进了傅霈怀里。
跟班们都吓傻了,傅哥可是大佬,谁见了不叫一声爸爸,这小仙女傻了吗!竟敢去抱他?
傅霈刚反应过来,怀里抱着自己的小姑娘,就感人肺腑的来了一句,“爸,你还活着,真好!“
“哪来的臭丫头,给老子……“傅霈抬手就想给傅听扔出去,一低眸对上小姑娘那双如浸染着月色般的纯净鹿眸,里头还氤氲着水汽,像受了委屈回家跟家长告状的小朋友。
少年动作滞住,薄唇轻抿了下,一时竟飙不出脏话。
真他娘见了鬼!
傅听感受着傅霈的心跳声,前世生命垂危,握着她的手死在手术台上的父亲,此刻竟然鲜活的出现在她眼前。
整整三年了啊,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爸爸了。
傅听眼眶酸的想掉泪了,温温软软的声音,“爸,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再也不是没爸的野孩子了。“
傅霈向来清隽桀骜的眉目,隐隐抽动了一下。
他单手勾住傅听的后颈,拎小鸡似的将她拎到一边,嘴角是玩世不恭的懒笑,“这又是从哪想出来的新鲜的勾搭方式啊,你这吸引人的方式挺别致啊小妹妹。“
说话间,少年染着肆意的眼尾轻轻一勾,流露出漫不经心的痞,仿佛能把对方魂儿都勾走一大半。
虽然他傅*大佬*霈,最喜欢打的对手趴在他脚下哭着叫爹,可被一个同龄小丫头叫爸爸,傅霈觉得没面子,好像欺负小姑娘似的。
“爸,你误会了,我可是你的亲闺女傅听啊,亲生的那种!“
傅听抓着傅霈的衣角,虽然知道这个说法很荒谬,正常人听了都觉得她脑壳有包,可要不这么说,按照傅霈的脾气,肯定不会让她跟着他的!
傅霈,“???“
我他妈年少轻狂还是个孩子,哪来这么大便宜闺女!
“你他妈玩角色扮演上瘾呢?不过哥现在忙着,没时间跟你瞎扯淡,你哪来的滚哪去,嗯?“傅霈眼窝很深,眉骨又很高挑,挑眉看人的时候,就会显得凶悍不已,一副我是大佬无人能敌的架势。
要是旁人,这会早就吓跑了,傅听却觉得意外亲切。
父亲脾气不好,总是对她凶巴巴的,以前傅听觉得烦,但父亲死后,她再也不能被父亲凶了,竟是那么怀念。
爸爸的声音比起二十年后,带着一股少年感的清澈。
傅听又想哭了,她缩了缩肩膀,带着点鼻音说道,“爸,打架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你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上好大学,将来才能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想到二十年后,父亲会被那些黑料搞得跌落神坛,所有合作商纷纷与傅霈解约,通告剧本也都没了,她的千亿遗产泡汤,巨额的违约金压的父女俩喘不过气来。
这一世,她必须要力挽狂澜,提醒老爹少走歪路,帮助老爹早日走上人生巅峰,继续带她过上挥金如土的日子,所以就先从洗白父亲黑历史开始吧。
不说别的,为了她的千亿遗产,今天这个架,坚决不能让父亲去打。
跟班们一脸憋笑,这小仙女是猴子派来的逗比么?逼得他们脑海里竟情不自禁想像起,他们凶神恶煞的傅哥,穿着校服,戴着红领巾,一本正经宣誓: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争当走在时代前方的好少年……
卧槽,是想笑死他们,继承他们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么?
傅霈一言难尽看了眼絮絮叨叨的傅听,唇边微微翘起来,笑得轻狂肆意,“臭丫头边去,别妨碍老子操事业!“
“喂,你没听到傅同学让你滚,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一旁表白的女生指着傅听骂了起来,傅听实在是太漂亮了,如贫瘠地里开出的雨后春笋,清新的让人眼前一亮。
女生危机感很重,绝不能让这种小妖精缠着傅霈!
“闭嘴,吵死了。”傅霈满脸不耐,杀气腾腾的目光瞟了那女生一眼,“你算哪根葱,还不给老子滚!”
女生害怕的白了脸,却又不甘心就这么走了,紧捏着情书,硬着头皮再次开口,“傅霈同学,我是来跟你表白的,自从认识你后,我的心就只为你跳动……“
傅霈眉宇间敛着一股阴郁,微微偏了偏脸,精致的下巴与清隽的轮廓相连,形成了一道凌厉的弧。
只见他抬了抬下颚,那双好看的眼睛半眯着,三分倦懒的语调,意外的撩人心弦,“哦,那你就去-死-吧-“
傅听心里有些感叹,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啊。
果然那女生瞬间就受不住这打击,呜呜呜哭着跑了。
“还有你也滚远点,否则哥连你一块揍!“傅霈舔了舔牙齿,瞥向傅听那眼神幽深如古井,投影出显而易见的戾色。
傅听也不想大逆不道,可是想到他们父女俩的未来,不得不勇敢的抬眸直视他。
女孩生的白皙精致,一脸呆萌无辜望着他瞧的样子……
这他妈怎么下的了手?
算了,他可是傅*大佬*霈,怎么能揍女人?
傅霈选择无视傅听,给使了个眼神,径直朝着不远处仓库的方向走了过去。
傅听拦不住,只能跟在傅霈身后,到了地点后。
对方是个杀马特造型,注意到傅霈身后的小姑娘,邪恶一笑,“傅霈,又换小媳妇了,这次的-马-子,挺不错嘛。“
调戏一般的口吻,都不怀好意盯着傅听瞧,嘴里发出近乎下流的哈笑声。
傅听知道自己样貌清绝,后世她就是出了名的京城第一美人,走到哪都万众瞩目,对别人的目光已经免疫。
傅霈眯了下眼睛,将傅听扯到自己背后,微微勾唇,带着几分凉意,挺嚣张,“废什么话,要打就赶紧的!“
按照规矩,双方老-大pk时,别人不能插手。
傅霈打——架很厉害,一身的蛮劲,杀马特也是练过的,两人一时不分上下。
只是傅霈担心傅听会被吓到,分了下心,不慎被杀马特打--中-了胳膊,杀马特看准时机,正想给傅霈来个致命一击。
一道纤细的身影,闪电般的冲了出来,快速的把傅霈拉开,抬腿轻松将杀马特踩在脚下,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的震慑全场。
“你打我爸爸,我生气了哦~“女孩清润的声音带着天然的软糯,像极了软乎乎的糯米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