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偷听

第2章 偷听

于微哪儿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拳头巴掌打到身上的时候,她反应过来,这个人八成是刚才那对夫妻口中的傻儿子。
傻子的力气很大,于微不是对手,只能护住自己的头脸。
那傻子仿佛越打越上瘾,下手越来越重。
傻子用手抓着于微的脑袋,用力的向墙上碰去。
嗡的一下,眼前一阵金星乱串,耳边咒骂声渐远,人影开始模糊,于微失去了意识。
-
秋夜,微凉。
静谧如水。
农家小院里,此时却不平静。
不时的传来女人嚎啕大哭和咒骂的声音,于微就是在这时候苏醒的。
刚一挪动,额头上的疼痛让她险些又过去。
缓了好一会,于微才喘匀气儿。
此时听着隔壁房间传来两耳朵的哭骂声。
“他个没良心的天杀的,这是要我们娘儿俩的命啊,你看他给我打的,头发都薅下来一大把,他还是不是个爷们儿......”
“我说嫂子,你看你说的,这两口子哪儿有不打架的,而且,也不是你一个人吃亏了,你看我哥那脸上得血道子,跟鸡儿叨似的,明天还让他怎么去上班。我哥今年都四十了,想要个正常的儿子也没什么不对的。”说话这人,很明显是这女人的小姑子。
“海燕你少说两句......”一个声音略显苍老的女人在训斥着火上浇油的小姑子,随后话锋一转,温声的劝着傍晚被打那婆娘:
“海顺家的,你也消消气,婶子知道你受委屈了,咱们女人都一样,还不是一样熬日子,还要指着爷们儿过日子呢,忍忍咽咽就行了。”
“三婶,你让我怎么忍?王海顺他都骑到我头上拉屎撒尿了,再这么忍下去,就没我们娘儿俩的活路了,他看我和儿子都不顺眼,就盼着我们早点死,他好和屋里那小妖精死皮没脸的勾搭生儿子,天天嫌弃我给他生了个傻儿子,我看啊,他这种没良心的再生儿子,也是个傻子!”
这时,小姑子海燕大概是听不下去了,呛声说道:
“嫂子你说这话就没良心了,合着当我们不知道,你原来有个傻子弟弟,长到五六岁的时候,明显跟正常小孩不一样,你家里人怕傻子影响名声,把那孩子给骗河里淹死了,对外说是自己不小心掉进去的。
这傻病啊,就是你娘家的根儿!我哥对你们娘儿俩够好了,至少没像你娘家人一样把孩子淹死,还把他养这么大,给他花那么多钱买回来个老婆。”
说起娘家被淹死的那个弟弟,她明显有些心虚,只不过还依旧梗着脖子说着:
“你听谁胡说八道的?根本没有的事儿,让那些嚼舌根子的人都长疮流脓割舌头!”
“海顺家的,别说这些没用的了,眼下这么闹着也不是个事儿,刚才海燕虽然说话难听,但是也是个正理儿。
海顺今年都四十了,臭蛋这孩子虽然健健康康的,但是不开智,你看那丫头被他打的,这一个月来,身上就没有好的地方,我看头上这次磕的不轻,脑子有没有磕坏还不一定呢。
你也嫁进我们王家二十多年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老王家绝后是吧?那丫头明面上是臭蛋的婆娘,如果能生个一儿半女的,别管是臭蛋的还是海顺的,终归是我们王家的孩子。
那丫头如果真的生了孩子,我们王家人不对外说,谁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
等着将来孩子长大,你跟海顺都老了,照顾不了臭蛋了,那孩子刚好能照顾臭蛋,臭蛋这辈子也能安稳到老,你说是不?”
王家三婶说的这番话,很明显说到她心里了。
想到自己的儿子老有所依,她心中的防线已经在松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