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惊艳

第十七章 惊艳

季柔走了进去,但是却下意识地坐在了自己刚刚藏着娃娃的地方。
“柔儿,你今天太冲动了,你知不知道?”江珍刚坐在了床上,第一句就开始责备起了季柔。
季柔紧紧的皱出了自己的眉头,随后就冷哼了一声。“我冲动?妈,你到底知不知道那个老不死的,现在就是在针对我们母女俩?你如果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们母女俩一定会被逼出去的!”
她的语气之中满满的全部都是颤抖,似乎因为这一次的事情感到满心的害怕。
江珍轻轻的牵住了她的手,“柔儿,你要觉得那个老不死的最近已经进了几趟医院了,迟早有一天,那个老不死的一定没有力气跟我们斗,所以你要忍住,最起码要在现在忍住明不明白?”
她的语气里面带着些许的严谨,眼神里面的漠然,让季柔根本就没有办法说出抗拒的话语。
季柔有些委屈都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妈,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大不了就忍一忍,我明白的。”
话音刚落,她就抽泣了一下,看起来倒还真的是委屈至极了。
好歹也是自己的女儿,江珍自然是没有办法能够完全硬得下心肠来的。
她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盒子,这盒子看起来可不像是一般的东西。
“这个是给你的,你拿着。”江珍把手里面的东西塞进来季柔的手里。
季柔瞬间就调了一下自己的眉头,所以以后就打开了这个盒子。
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个项链,项链中间镶嵌着一颗蓝宝石,看起来还价值不菲。
“妈,这个是什么?”她有些兴奋地拉起了在盒子里面的项链,左右比划在自己的脖子上。
在中间镶嵌着的蓝宝石,闪着音译的光辉,看起来就让人无比的喜爱。
江珍笑了笑,“这是今天你爸给你的补偿,看着你今天受委屈了,你可别小瞧了这个项链,这项链可是你爸花了大功夫拍卖而来的。”
“哦?”季柔惊叹了一声,“妈,这个项链好像有点熟悉,但是我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了。”
她把玩着手里面的项链只觉得满心的喜悦。
江珍笑了笑,这也没有解释这个项链到底是从哪里而来的,仿佛根本就不把这个给当成一回事。
她最终的目的也只不过是要让今天心情不好的季柔放下心里面的芥蒂而已,其他的,她可是顾不上了的。
几天之后,明月宴会一期举办。
季烟一大中午的就已经被拉起来,被化妆师在脸上各种涂涂抹抹,又换了一件礼服。
礼服是一字肩的,后背有着镂空的设计,让人惊讶的就是在礼服的大腿右侧,开了一道岔子。
这道岔子非但没有,显得穿礼服的人有一股风尘的气息,反而会让人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惊艳之感。
若是换来了其他的人,也许未必能够驾驭得了这一件礼服,但是,这件礼服穿在了季烟的身上,确实显得刚刚好。
若是多了一份风尘,只怕就会毁了这件礼服的气质,但是弱势多了一些装饰,只怕又会显得过于累赘。
这一件礼服衬在了她的身上,仿佛是为了她量身设计而成的。
陆霆深再看见季烟出来的那么一刹那,瞬间就挑了挑眉头,眼睛里面闪过了一抹惊艳。
而此刻,季烟有些不知所措。
她从来都没有穿过这种样式的礼服,也不喜欢在脸上涂抹一些化妆品。
她刚才出来的时候甚至就连放在房间里面的全身镜,也没有照应那么一下。
她害怕会被自己吓到。
这一刻,陆霆深站在了她面前的时候,她就连眼神都不敢抬起来对着他。
“怎么了?我穿着这个礼服是不是特别丑?”季烟有些不安的瞅了一下此时此刻,在大腿右侧已经被叉开了的口子。
陆霆深摇了摇头,随后就轻轻的挑起了她的下巴,望着她眼睛里面带着的怯意,险些就要控制不住自己。
“你可以自己看一下,毕竟,我的意见不重要,你自己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
他一边说说,一边牵起了她的手,将她给拉到了全身镜面前站立了。
因为她脚下穿的是几厘米的高跟鞋,所以,礼服仅仅只是到了脚后跟。
尽管如此,她的身高,还是远远的比不上此时此刻,站在自己身旁陆霆深。
充其量也就只能够达到了陆霆深的肩膀,季烟望着此刻在全身镜面前的两个人,有些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