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心里怨恨

第十六章 心里怨恨

“故人?”季烟抬起了头,一脸疑惑的盯着面前的季奶奶。
季奶奶嘴角含笑,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
“不错,这一次在宴会上会有奶奶的故人,所以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去见一见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拍了一下季烟的手掌。
季烟乖巧的点了点头,但是心中却已经有了些许的主意。
她与陆霆深,原本就不是真正的夫妻关系,看来这一次要去宴会的事情,还是需要多加斟酌几番的。
就在季烟还在思索着这一次到底应该怎么才能够说服陆霆深带自己去宴会的时候,他突然之间就朝着季奶奶点了点头。
“奶奶放心就是了,您把您的故人说出来,到时候我会与烟儿,一同前去探望一番。”
季烟一听,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会这么快的就解决掉了。有些出乎意料。
季奶奶高兴的拍了一下手中的拐杖,随后就将故人给说了出来,让他们到时候去探望一番。
陆霆深与季烟,两人同时答应了下来。默契的点头动作,让气氛一下子就有些暧昧了。
季奶奶欣慰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自然也没有多想。这两人的动作看起来不像是做假的,自然也不容易引起其他人的误会。
“行了,你们快回去吧,免得到时候他们担心。”
季奶奶嘴里面的他们自然就是陆父与陆母了。
两人齐齐点头,陆霆深从地下停车场里面,将车子给拾到了前方。
季烟紧紧的握着季奶奶的手,有些依依不舍地坐在了副驾驶上。
季奶奶朝着已经远去了的车辆挥了挥手,眼角之处闪烁着些许的泪花。
良久,季奶奶猛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就回到了季家。
“那个,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车子里面的气氛有些安静,安静的让季烟觉得有些堵得慌。
陆霆深将车给拐了个头,语气之中透露着些许的漫不经心。
“不用,既然你现在已经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了,那么该做的戏份还是要做全的,接下来的宴会也许你都不能够免于参加了。”
季烟两人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些所谓的宴会,虽然心里面有所抗拒,但是也不至于到每一场都必须拒绝的地步。
“这一次的宴会算是很重要吗?怎么感觉他们好像都有些不明白?”
她忽然就想起了在饭桌上的时候,季震雄那一副满脸迷茫的样子,仿佛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场宴会要举行。
陆霆深紧抿着薄唇,轻轻的揪了一下衣领。
“嗯,对于其他人来说,应该算是比较重要的吧,你如果想去,以后可以经常带你去。”
他下意识的就以为,季烟这么问话是想要去各种宴会的说法了。
季烟一愣,连忙都摇了摇自己的头,脸上出现了一些抗拒。
“不,我没有特别想去宴会的地方,如果很重要必须要陪你去,那我可以去,但是一般情况下,能避免的就尽量避免一些吧,我怕在外人的面前我们会透露。”
她低下了头,眼神之中透露着些许的心虚。
陆霆深倒是没有多加在意,他并不觉得其他人就算是看出来一些什么也会怀疑。
毕竟,他们还没有那个胆量敢怀疑到自己的身上,所以这些也只不过是季烟一个人的忧虑而已。
但是,就连他自己也根本就没有发现,对于面前的女人,他已经多了那么一时的忍耐性,还有包容性。
夜深之时,季柔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手里面似乎在捏着一个娃娃。
那个娃娃此刻已经被捏得面目全非了,可是季柔就好像是已经陷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面,面目狰狞的撕扯着它。
如果仔细听去还能够听得到季柔嘴巴里面渗透出来的一些狠毒的话。
她的眼神最终此刻已经布满了恶毒,若是她厌恶的人此刻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也许真的会伸出手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
“扣扣……”就在季柔满心怨恨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之间就被敲响了。
她连忙的收敛了一下自己那一副怨恨的神情,随后就将已经被自己撕扯得面目全非的娃娃给塞进了被子里。走过去打开了门口。
而此刻站在门外面的人自然就是江珍了。
“妈,你不睡觉怎么跑到我房里了?”季柔蛮不在乎的,开了口,但是一想到被自己撕扯的面目全非的娃娃,突然之间就又有些心虚了。
江珍叹了口气,“你跟我过来,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