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特地来的

第十二章 特地来的

江城满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很显然的,对于这一次的事情也没有上心,根本就不将这一次的教训给放在心里。
“行了妈,爸念叨我,你怎么也跟着念叨?那个女人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季家不是一向不把那个女人给当一回事的吗?怎么这一次倒是生气气来了?”
他捏着下巴,手撑着脑子,一副沉思的模样。
江母叹了口气,拿起了果盘上摆着的果子,又拿起了插在果子旁边的匕首,缓缓的削着。
“这一次的事情是你糊涂了,你要知道,尽管以前季烟对于季家不重要,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她已经是陆家的人了,你要是这么做,就是明摆着与陆家作对,那个季震雄就是个窝囊的,肯定是不敢把这件事情就这么了了的。”
江母的话,让疑惑的江城顿时就明白了。
“妈,我知道了,那我先上楼了,明天还得准备一番去那个什么所谓的季家道歉呢。”
他站了起来,也不顾身后江母的叫喊,独自上了楼。
也不过就是道个歉,对于他来说,倒也不是什么问题。不过让他心中不爽的就是,他那天连那个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楚。
江城撇了撇嘴,拿过枕头将自己的头给捂上了。
次日一早,季烟与陆霆深就把季奶奶给送回了季家,季奶奶执意要让两个人留下来吃一顿饭再走,季烟也不想拒绝,自然而然的就留下来了。
若是平时指定是要让季烟去厨房里面做菜的,毕竟,阿姨的手艺可没有季烟来的好。
但是就在季柔即将要自然而然说出口让季烟去做菜的时候,突然之间就被掐了一下。
她连忙的住了嘴。
“小陆,小烟,妈,你们先在这一边坐着,我去厨房里面做一些菜,今天阿姨休假了,你们等一等。”
江珍嘴角仰着的温柔笑意,让季烟神色顿时就冷了一下。
江珍向来是最擅长用这样没有利刃的兵器将自己置于险地之中。她真是厌恶极了这样的温柔。
季柔一听,连忙懂事的站了起来。“妈,我陪你一起吧,毕竟今天可是姐姐与姐夫回门的第二天。”
季震雄一看这两个母女如此懂事的模样,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心中自然是有万般欣慰的。
而这么一对比之下,现在坐在沙发上的季烟,在他的眼里面可就变得又差劲了几分。
他刚想要开口要让季烟也去帮忙的时候,突然之间就撇到了,在另外一边满脸漠然的陆霆深,连忙没有说出口的话,尽数吞回了肚子里。
“快去吧。”季奶奶有些不耐烦的挥了一下自己的手。那一副极为不喜的模样,让江珍握紧了手掌。
这老不死的,她都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了,怎么还是没有办法能够让这老不死的接受?
不过倒也没有什么,她也不过就是一个即将要踏进了棺材里的人,只要这老家伙没有了,她以后想要做什么只需要说通季震雄就够了。
想到这里,江珍觉得一颗烦躁的心顿时就好了不少,满脸带笑的,拉着季柔走进了厨房里面。
就在饭菜都已经端上桌子了的时候,门铃突然之间就响了起来。
江珍连忙擦了一下手,随后就走到了大门那儿,打开了门口。
而此刻站在门口那里的人,正是昨晚就已经商量好要来道歉了的江父与江城。
江父虽然愤怒,但是心里面也没有将这给当一回事,他认为只需要来道个歉便可以轻易的解决这一次的事情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就是刚进了大门,居然就看见了那一尊煞神坐在沙发那里,漠然的眼神扫视了他一眼。
江父的额头瞬间就被吓得起了冷汗。
“江总?”陆霆深放下了手中的杂志,唇角带上了一抹笑意走了过去。
不过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若是看见了不是那么喜欢的人,嘴角还会带上笑意,那么指定没有什么好事。
江父心里面猛的咯噔了一声,陪着笑把带来的东西全部都给放在了地上。
“江总这一次过来可有什么事情?”陆霆深望着江父,瞳孔却是幽深的很,仿佛是在透过他,看着他身后的人。
江父立马的转过了头却发现江城此刻就站在自己的身后,而陆霆深眼睛里面望着的人自然就是江城了。
“这,陆总,犬子之前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我特地带了犬子过来道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