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嫉妒

第十一章 嫉妒

“这,小陆你肯定是误会了,刚才我没有想着动手,你可能是看错了一些什么吧?”
季震雄想不出来反驳的话语,只能将陆霆深的注意力转移一些。
“我看错?”陆霆深轻轻的挑了一下眉头,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沙发旁边的季柔,突然之间就坐到了陆霆深的身边。
“那个,姐夫,你可千万不要误会了,爸爸平时可是特别疼姐姐的,不过姐姐这一回来就闹到家里面鸡犬不宁的,所以爸爸才发火的。”
她把这一切的过错全部都推到了季烟的身上,可是她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就是在她说完了话之后,陆霆深眼角的冰冷更加的深了。
“我知道,烟儿以前在你们家里的日子绝对算不上好,但是从现在开始,她是我的妻子,是陆家的媳妇儿,若是再被我知道你们欺辱她一分,那么就是欺辱我一分,就是在侮辱陆家,我想,季总,应该明白是什么后果吧?”
他这威胁的话语说得理直气壮,丝毫犹豫也没有。
可是季震雄就连反驳的力气也没有。他被在后面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很明显的也是感觉到了屈辱。
可是现如今,说的好听一点,季家与陆家是合作的关系,可若是说的难听,通透一点,那么就是季家现在是依附陆家的。
如果没有与陆家联姻,也许季家根本就不会得到那么多的合作机会。
就在季震雄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楼梯口那一边响起了声音。
季烟手里面拿了一个小行李箱,又到了他的身边,“该拿的东西我就拿好了,我们去奶奶那里吧。”
她回门,之所以想要看到的人,只有奶奶一个,真正把自己当亲人看待的,也只有奶奶一个。
如果不是因为要回来拿东西,她不会想要踏进这个家任何一步。
“好。”陆霆深下意识的就伸出了手牵住了她,季烟只是愣了一会儿,觉得他就是在做戏,倒有没有反抗顺从的随着他走出了门口。
而季震雄,则是把两个人送到了门口,亲眼看着两人将车给驶去,这才松了一口气,擦掉了额头上的冷汗。
季柔看着已经扬长而去了的车,只觉得一颗心,根本就无法平静下来了。
她也想要有这么一个随时随地站在自己身边为自己做饭的男人。
可是,季烟也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大了,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陆霆深如果娶的人是自己,那么促成两家合作的人就是自己人!到时候,受所有人高看的人也一定会是自己,根本就轮不到那个季烟了!
而江珍很快注意到了季柔周边那一股散发出来的气愤,连忙的走上前去扯了她一下。
季柔瞬间就回过了神,连忙地低下了头。
“诶,震雄啊,没想到小烟嫁了陆家以后,居然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模样,就连你也不认了。”
她这话很明显的是在煽风点火,但是季震雄还是被激怒了。
“哼,你就放心吧,也不过就是这么一会儿的事儿,陆家迟早会对她失去所有的新鲜感的。”
季震雄走完之后就怒气冲冲的回了客厅,江珍也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免得将所有的火气全部都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柔儿,你要记着,你在外面的形象是贤良淑德而且温柔的,你不能把自己的气氛散发出来,迟早有一天你一定会嫁给一个更好的人,到时候,你想要怎么报复季烟都可以,你明不明白?”
江珍敲打的话语,让季柔心中更加的气愤了。
“妈!凭什么?我明明长得也不差,而且你们都更宠我,为什么陆家会选择那个女人!明明这一切都应该是我的明明刚才他所有的柔情应该属于我的!”
季柔无法控制的大叫着,只认为是季烟夺走了应该属于自己所有的一切。
江珍叹了一口气,“柔儿,你再多等一些时间,你要知道现在陆霆深对于季烟正是有新鲜感的时候,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惹到她,你在忍一忍,到时候妈一定会为你摆平所有的事情的,明白了吗?”
季柔一听,这才撇了撇自己的嘴。
“妈,我知道你这是为我好,我听你的。”
江珍点了点头,两个人这才走了进去。
而此刻,陆霆深已经把季烟带到了一处餐厅里。
餐厅里面的气氛不错,中间有一个大舞台,在舞台里面站着几个人。
从舞台中央传出来的舒缓的音乐,缓缓的进入了耳朵,季烟这一刻已经紧绷了的心,此时才松懈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