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撑腰

第十章 撑腰

可是,她的泪水,并没有让季震雄心生怜惜,面前的人好似并不是他的女儿,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季震雄,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也是你的女儿?我也是我妈妈十月怀胎,拼了一条命生下来的!”
她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悲凉,大声嘶吼着紧握拳头。
而此刻在客厅外面的陆霆深,终于听到了声音。但是他能够听到的只不过是隐隐约约的怒火的声音。
即便如此,他也能够从声音里面判断出是属于季烟的。
陆霆深心里面顿时就咯噔了一声,连忙的下了车。
“现在你的母亲是她,是江珍!难不成那个女人死了,你也要到地狱去叫吗?!”
季震雄向来不爱提起季烟的母亲,只要别人一提起来必定要发火,这一次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呵。”季烟抽泣了一声。“季震雄,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难道你自己心里面不清楚吗?如果你心里面半点鬼都没有,何必如此发怒?”
她那一副讥讽的样子,让季震雄压抑不住地伸出了手,狠狠的抓住了她的头发!
“你再说一遍,你说谁心里有鬼?!我是你爸!谁允许你这么跟我说话的?啊!”
他的话音刚落,就想要将季烟狠狠的摔倒,但是就在他想要动手的那么一刹那,手腕突然之间就被人给紧紧的握住了。
当他抬起了头,看清了眼前的人到底是谁的时候,心里面顿时就咯噔了一声。
陆霆深满眼冰冷的将季烟给搂在了怀里面。
看着她即便是在自己的怀里面,也满脸恨意的盯着面前的这几个人的时候,陆霆深的心顿时就紧紧的揪成了一团。
他突然就在责怪自己,怎么会这么晚才进来?怎么会这么晚才能够站在她的身边?
“季震雄。”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望着面前已经退了两步的季震雄。
季震雄心里面这时可慌的很,但是还是若无其事的,脸上带来了些讨好的笑意。
“小陆,这,小烟都已经回来这么久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让保姆端上菜,咱们一起坐在桌子上好好说吧,你觉得怎么样?”
季震雄现在只想要转移话题,看着陆霆深那一副满脸的漠然的样子,他就觉得满心的慌张。
陆霆深没有搭理他,而是望向了季烟。
“告诉我,他们打你哪里了?”他的眼神并不像是望着季震雄眼神之时的冰冷,反而充满了柔情。
当季烟抬起头来对上了他的眼神的时候,泪水差一点又不争气的要往下掉。
“别哭,有我在。”陆霆深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季烟眼角下缓缓滴落的泪水,语气充满了无奈。
季烟颤抖着身子,狠狠地咬住了下唇。不把那些即将要说出口的委屈散发而出。
“我没事,我们走吧,不要待在这里了。”她嘴角勉强地扬起了一抹笑容,可是,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得到,这样的笑容看起来比哭还要更加的难看。
陆霆深叹了一口气,握住了她的手,“行了,你这样的笑容比哭还要更加的难看,还是不要笑了,你上去拿东西,我在下面等你,嗯?”
季烟只想要快速逃离这里,听到这句话,连忙点了点头,快步的往楼上走去。
当她走了之后,客厅里面的气氛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冰点。
陆霆深没有说话,而季震雄的额头上渐渐的渗透出了冷汗,一滴又一滴的席卷了整个额头。
“那个,小陆啊,咱们先坐下来好好聊聊,你觉得如何?”
他的语气之中满满的全部都是小心翼翼,仿佛就怕下一秒面前的陆霆深就要发怒了。
陆霆深点了点头,坐到了沙发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仿佛根本就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而又丝毫的波澜。
就在季震雄即将要开口为自己辩解的时候,陆霆深忽然就举起了手,阻止了他接下来想要说出的话。
“季震雄,说的好听点,你现在是我妻子的爸,说的难听点,你的公司还需要依附着我生存。”
陆霆深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把玩着,手里面的东西,就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赏给季震雄。
季震雄额头上的冷汗渐渐的低落到了脸颊上,透过脸颊没入到了沙发里面。
“是,您说的对。”季震雄脸上陪着讨好的笑容,连忙点头称是。
陆霆深得到的答案,这才抬起了头。“那么你刚才,是想要对我的妻子做什么?动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