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吵闹

第九章 吵闹

江珍在这时走了过去,拉住了季震雄的手臂。
“小烟,不是我要说你,你说说你这又是何必呢?给我们营造一种你跟陆霆深关系很好的状态,你以为我们会被你骗到吗?”
季震雄听着江珍的话语,眼睛里的愣怔总算是恢复了一些,而季柔也满心疑惑的看着江珍,不明白江珍为何会这么说。
季烟没有说话,没有反驳,只是静静的瞧着她。
良久,江珍忽然叹了一口气,随后那尖酸刻薄的嘴缓缓吐出话语,“小烟啊,这今天好歹也是你回门的日子,你瞧瞧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这说出去,简直要丢死人了你知不知道?诶,小烟,我知道你嫁给陆家注定是要受苦的,但是,你也不能把气给带回来啊。”
季震雄一想,是了,江珍说的可没有错,一般情况之下,回门的日子里,陆霆深是得跟着她一起回来的,但是现在却只有她一个人回来了,这不也就说明了陆家对季烟并不在乎了吗?
想到这里,季震雄顿时就觉得刚才的那副愣怔的样子太过丢人了!他居然被自己的女儿给吓到了!
“岂有此理!”他大吼了一句,狠狠的捏住了季烟的手腕,他用的力道很大,大到季烟已经无法忍耐了。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将所有疼痛的声音尽数吞回了肚子里,眼神发红的看着江珍。
“季震雄,如果你还想认我这个女儿,就把手放开。”
她的语气之中带着些许的颤抖,很明显的已经疼到极致了。
季震雄只觉得季烟这是在威胁自己,冷哼了一声,将她的手狠狠地甩开了。
季烟一下子就往地上倒去,整个人的膝盖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一声闷哼,让在场的人心里面都抖了两下。
季震雄没想到自己的力道居然会那么大,一时之间也不由得有些愣住了。
可是,季烟就像是一个毫无生气的玩偶一般站了起来。
她的膝盖上,已经刻出了一些血迹了。
血珠透过皮肉渐渐地滴落到了地下,季烟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打完了吗?让开。”她平淡的眼神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三个人,这一刻只觉得心情无比的平静。
她从来不因为惨遭毒打而感到有任何的不安,毕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的数不过来了。
“季烟!你给我滚出去!从今天开始,不允许你再踏进这个家里面半步!”
季震雄在短暂的愣怔之后,又恢复了那一副霸道的模样。
“季震雄,你别忘了,这个现在还不能算是你的家,奶奶没有回来之前,你对这个家都没有任何能够决定的权利。”
季烟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季柔一听,眼神顿时就转了两圈。连忙的走上前去,挡在了季震雄的面前。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跟爸爸说话呢?要知道,爸爸可是为了你好啊,不然现在你也不可能嫁进陆家,你说呢?”
“呵。”季烟看着季柔,眼神里面的嘲弄几乎快要透过眼皮溢出来了。
“季柔,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你以为你自己算个什么东西?你如果真的重要,就不会到了现在为止,还是这一副样子,你说呢?”
“你!”季柔气急败坏的跺了一下脚,季烟这句话说的倒是没错的,这么久以来,季柔虽然表面上很受宠,但是背地里面的珠宝以及一些首饰什么的,季震雄可是都紧的很。
这倒也是,踩到了她的死穴。
江珍及时的拉住季柔的手,这才没有让气急败坏的季柔透露出任何的不满。
江珍实在是太过于了解季震雄了,如果季柔在这个时候发了火并且表示出不公平,那么在他的心里面就一定会存有芥蒂。
“小烟,都是一家人,何必弄得如此嚣张跋扈呢?你没有回来的时候这个家里面还是好好的,怎么你一回来这个家就又被闹得鸡犬不宁了,小烟啊,你若是实在心生不满,那就把气都撒到我的头上吧,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来了这个家才造成的,你别去责怪任何人了。”
江珍的话说的大义凛然,把所有的过错全部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季震雄更加的恼怒了。
“季烟!快跟你继母还有妹妹道歉,如果不是你现在家里面就不会是这一副样子!”
他的话说的理直气壮,半点愧疚也没有。
可是季烟眼睛里面的泪水却是再也抑制不住,从眼角缓缓地滴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