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打的是陆家的人

第八章 打的是陆家的人

就在季烟还在乱想之时,陆霆深伸出了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掌。
季烟几乎是在那么一瞬间就想要缩回自己的手掌,这是她已经形成了的习惯。
可是,她的力气又怎么可能会比得过陆霆深,当她抬起头来,看着陆霆深眼角的柔情之时,突然就没了想挣扎的力气。
“该走了。”他嘴角带着一抹淡笑,让季烟一颗不安的心,终于稳定了下来。
她点了点头,与陆母又说了几句话之后,这才踏进了车子里。
陆霆深一向是不喜欢开车的,他总觉得开车时会让时间变得很慢,可是今日他竟觉得出奇的快。
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季家的楼下,陆霆深熄了火,转过了身子就想为季烟解安全带。
季烟眼疾手快的先行了一步,把自己的安全带给解开了。
“那个,你先在这边等我一下,我去拿些东西,快去快回。”季烟只觉得车子里面的空气好似缺失掉了,让她有些无法呼吸,只想着尽快离开。
而陆霆深则是痴笑了一声,点了点头,也没有启动车子,只是静静的坐在车内。
季烟刚走到客厅之时,一道人影,顿时就挡住了她想要上楼的心。
“哟?这不是我亲爱的姐姐吗?怎么?傍上陆家的大腿,就可以嚣张的看不见我们了?”
季柔将身子倚靠在楼梯的边缘,一边扣着自己刚弄好的指甲,一边抬起了不屑的眼神,斜视了季烟一眼。
季烟看了她手中刻意秀出来了的镯子,有些厌恶的笑了一声。
“季柔,我不想与你争吵,如果你也有那个可以傍大腿的本事,我也不会阻拦你,你说呢?”
“你!”季柔就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狐狸一般怒吼出声,狠狠的瞪着季烟。
“小烟。”
就在季柔气急败坏之时,季烟的继母,江珍慢步走了过去。
季烟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冷漠。
这样的冷漠,她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柔儿好歹也是你的妹妹,你怎么总是针对你的妹妹呢?我知道你对我心有不满,可是你总不能糟蹋了你自己啊!”
江珍轻叹一口气,一副季烟无理取闹的模样。
季烟一下子就被气笑了。
“我无心与你们争论,我上去拿点东西,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你们,也没有必要拦住我的脚步。”
季柔一听,心中的那股气似乎快要迸发出来了,她伸出手,指着季烟,眸中满是嘲讽。
“季烟,你还要不要脸了?说到底,你这一次回来不就是为了拿你的行李,去你的奸夫那里住吗!你要是自己丢脸就算了,可别丢了季家的!”
此话一出,季烟的眸子更加的漠然了。
“诶,柔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就算你说的是事实,放心里就好了,她好歹是你的姐姐,你得尊敬她。”江珍在一旁假情假意的点着火,眼神却是没有半点责怪。
“行了!”季烟后退了一步,厌恶的目光扫视了两人一眼,“季柔,你不必一而再再而三的讽刺我,说到底,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你如果现在能去让陆霆深喜欢你,那也算是你的本事,如果你做不到,就别只会耍嘴皮子。”
“闭嘴!”季柔大叫了一声,随后就伸出了手,想要往季烟的脸上打去,季烟瞳孔猛得一缩,伸出手挡住了。
挡住了季柔的巴掌之后,季烟又将她给推了一下,分明没用多大的力道,可是季柔居然直接就跌坐在了楼梯上,一副无辜而又震惊的模样,让季烟心里咯噔了一声。
果不其然,下一秒,季震雄怒气冲冲的走到了季烟的面前,伸出手,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季烟的脸被打偏到了一边,脸上传来的麻木让她眸中中渐渐漫步上了漠然。
她没有用手摸着脸控诉,只是将已经凌乱的碎发别到了耳后,抬起了头。
“你这个逆女!你刚回来就敢对你妹妹动手,谁给你的胆子!”
季震雄大声的叫嚷着,许是因为太过气愤,脸上布满了厌恶。
季烟一颗本就冰冷的心,如同坠落了深渊,再也没有回声了。
她忽然就笑了,眼中倒映着季震雄与江珍和季柔的影子,那副模样看起来让江珍与季柔害怕。
“季震雄,自小你给我的辱骂毒打还少吗?可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打的人,是陆家的妻子,是陆家的人,你知道后果吗?”
此话一出,季震雄顿时就愣了,他方才出手的时候可没想这么多,反正都打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