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不能要

第七章 我不能要

说这话的时候,陆霆深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吃醋的意思,不免让人觉得有些好笑。
“爸,妈,我看你们都要彻底偏心了!”
季烟就这么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莫名的,只觉得心底跟着窜起一股暖流。
这种感觉,难道就是家吗?
想起之前在季家的时候,除了在奶奶的身边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温暖以外,其他的,季烟还真是从来都没有享受过。
现在看着陆家的这一切,心里面也跟着有些感动。
这种被人在乎的感觉,真好。
就在季烟发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倏地,只听见一声喊声传入耳中。
陆霆深看着她,“想什么呢?”
听到这里,季烟连忙跟着抬眼,“没事。”
“好了好了,说了这么久,赶紧过来吃饭吧。”
陆母看着两个人,直接开口。
“来了!”
接着,几个人就这么围坐在餐桌旁边,
用完了餐,陆母就将两个人给打发到了楼上,季烟望着卧室之中放置着的大床,有些无奈。
“先将就一个晚上,做戏做的全套一些。”季烟能够看到的,陆霆深自然也不会忽略,可他好似并不在乎,只把外套放在了床边的衣架子上。
季烟点了点头,心中有些不安,“我先去洗个澡,你自便。”陆霆深走到了衣柜边,拿出了睡衣,移步到了浴室里。
直到他把浴室的门口关上了之后,季烟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到了床边。
她想要插一下额角的汗水,却在抬起手来的那么一瞬间,瞧见了陆母送的镯子。
这东西,原就不应该属于她。
陆霆深出来了之后,第一眼瞧见的就是在摩梭着镯子的季烟。
“你出来了。”季烟警惕性本就很强,所以在他靠近自己的那么一刹那就已经发现了。
她脱下了手里面的镯子,“这个东西我不应该要,这是你母亲要给你未来的妻子的,我与你只不过是合约的关系,这东西我不能拿。”
她一边说是一边将镯子递给了陆霆深。
陆霆深微皱眉头,看了她手中的镯子,一人满不在乎的,羊正在擦头发的浴巾甩到旁边的架子上。
“既然我母亲给你了,那么就是你的,也不过就这么一个区区的镯子,你还不用担心。”
也许是因为他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所以季烟倒是也没有多过怀疑。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桌子我就先放在我这里,以后合约的关系到期了,你再拿回去吧。”
陆霆深点了点头,坐在了床边。
两人的距离有些近,这样的距离,让季烟有些不安的挪动了一下。
“早些睡,我对你还不会做什么。”他一边说着还一边瞧了她一眼,那副模样竟是有些让人误会。
季烟的脸一下子就变得粉红了起来,她窘迫的轻咳了一声,“这一边是你的衣服,去洗洗?”
陆霆深走到衣柜边打开了,另外一边的衣柜,只见另外的一边衣柜里面满是女性的衣服。
季烟走过一去一瞧,里面只有一套睡衣,其余的全部都是日常出行的。
而那一套睡衣恰好就是与陆霆深现在身上所穿的睡衣一样的颜色。
但是,她总不可能穿着今天的衣服继续躺床上,只能无奈的拿了衣柜里面的那一套睡衣,钻进了浴室里。
她钻进浴室的模样,略带一些狼狈,可在陆霆深的眼里,却多了几分可爱。
他随手拿起了放在桌子旁边的杂志,随后半躺在了床上。
季烟出来的时候第一眼瞧见的就是昏暗的床头灯下,陆霆深的眼神紧盯着手里的杂志,薄唇紧紧的抿着,多了一丝冰冷。
陆霆深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放下了手里的杂志。
“今天太晚了,明日该是你回门的日子了,早些睡吧。”
季烟一愣,却是多了那么一些烦躁。
她自然是不愿意回去面对着那一群人的,但是,她躲不掉。
季烟本来以为这两件事家族在自己的身上,自己这一夜定然是会无眠的,可是没有想到的就是前半夜的时候,她的确是很清醒的,但是到了后半夜,困意逐渐席卷了她,她根本就控制不住那一股睡意。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了,季烟下楼的时候就看见了,此刻坐在桌子边的陆母与陆霆深一等人。
“小烟下来了?快捷用餐,你一会儿还要回门呢,可不能耽误了时间。”陆母热情的朝着季烟挥了挥手,眼中满是笑意。
季烟点了点头,心中有了些许的温暖,坐到了桌子旁边。
刚坐下,一股子属于陆霆深的气息,瞬间就包围住了她。
季烟压抑着自己的深思,安静的用完了早餐。
吃完了饭之后,季烟就到了该回去的时间了。陆霆深随手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走吧,时间不多,咱们快去快回。”
季烟没有犹豫,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往门外走去。陆母望着两人一副如此和谐的模样,心中自是欣慰。
“深儿,你带着小烟回去,定然要与她爸妈好好说话,可不能让你岳父家的看轻了,不然,我可为你是问,明白了吗?”
陆母的话,明显是带着调笑的,但是这眼中的严肃却也没有瞒的过陆霆深。
他点了点头,“妈放心。”
季烟站在一旁,眸中的冷色渐渐的融化,一股暖流瞬间就从心间漫步到了全身。
她自小就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和谐的家庭的,不过,那个家,除了奶奶之外,所有人都好像只把她当成了累赘。
也许,嫁给了陆霆深,事情,会好了许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