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一次见

第四章 第一次见

要说老太太这心里面唯一放不下的,也就是季烟了。
在临走之前,必须赶紧给季烟找个合得来的人家,这样她才放心。
这陆家,家大业大,季烟嫁过去的确是好,但要是陆霆深不爱她,受了什么委屈,那可就糟糕了。
想着,老太太的心情也跟着有些沉重。
陆霆深坐在旁边,认真的点了点头,眸光一凛。
“奶奶,你放心,和阿烟的婚事,我是认真的。”
“结婚了以后,我绝对不会让阿烟吃一点苦头,受一点委屈。”
听到陆霆深这一声阿烟,一旁的季烟不由得微微一颤,整个人都跟着有些不太自然。
总感觉这男人这么叫她,有些怪怪的。
倒是一旁的老太太,有些高兴。
“好好好!”
“听到你这句话啊,我这老太太的心也跟着安了。”
“我们阿烟从小到大就是跟在我身边长大,是个命苦的好孩子。你们陆家家风正,人品都不错,阿烟能够嫁去你们家,我放心!”
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出身,老太太这番话说的很讨喜。
当然,这样也只是希望季烟能够在陆家过得稍微好一点。
“奶奶,你放心,既然阿烟嫁给我,我就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一定会好好对她。”
陆霆深这也算是当着老太太的面,做了一个保证。
“连妈,去把我的锦盒拿过来。”
“是。”
叫连妈的下人,连忙去老太太带过来的行李中,翻找了一下,捧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小锦盒,暗红色的雕花,看起来十分精致。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东西。
老太太接过,手颤颤巍巍的打开锦盒。
只看见里面赫然摆放着一把崭新的金锁,款式虽简单,但工艺看起来却十分复杂。
看着老太太的举动,季烟有些疑惑。
“奶奶,你这是干什么?”
老太太轻笑,直接将金锁带着锦盒,一起塞到了季烟手中。
“拿着。”
“奶奶,我不要。”
“从小到大你一直这么照顾我,给了我不少东西了,这个我不能再要了!”
看着老太太又准备给她东西,季烟连忙推辞。
“这又不是给你的,是给我未来的小重孙的!”
老太太沉着一张脸,佯装出一脸不悦的样子,暧昧的眼神在两个人的身上扫过。
“这个小金锁啊,是我十几年前特意找工匠做的,只可惜工艺太复杂,最后也只做出这么一个。我现在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与其放在我这里,倒不如先给你们。”
“拿着,阿烟!”
老太太执意要给,季烟也不好推辞。
“小姐,你就收着吧,这可是老夫人的一片心意啊。”
连妈站在一旁,也跟着出声。
季烟只好收下这对小金锁,眼眶有些微红。
“奶奶,谢谢你。”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每一次老太太都会站在她这边,对她最好。
看着这一幕,一旁的陆霆深也有些感动。
“谢谢奶奶,不过你身体这么健康,一定会平安长寿,等到我和阿烟的孩子出世的。”
听到陆霆深的话,老太太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
她自己的病,心里有数。
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吧。今儿再怎么说,也是你过门第一天,不能在外面留宿。”
“可是,奶奶……”
季烟有些念念不舍,就这么说结婚了,成为了别人家的人,心里面总有些怪怪的。
纵然是假的。
“去吧,改日有空再过来!”
老太太伸出手,拍了拍季烟的手背。
最终,她不舍的离去。
车上,季烟看着一旁的陆霆深。
“等一会去哪儿?”
虽然是答应了陆霆深的提议,但是季烟还没有习惯自己的身份,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陆霆深轻笑,“还能去哪儿,当然是我家。”
新婚第一天,自然要回到家里,见见父母。
“哦。”
想着,没多久,直接到了陆家。
车刚开到门口,一幢英式风格的别墅赫然映入季烟眼中。
“下车,到了。”
季烟颔首,快步跟上陆霆深。
刚走进家门口,只看见陆家二老一脸懵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人。
那个样子,就像是在等着陆霆深给个解释似的。
陆霆深转过头,看向季烟。
“你先上去,房间就在楼上。”
自家父母亲的意思,陆霆深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是先支开季烟比较好。
季烟点头,“好。”
陆霆深松了松领带,唇角翘起。
“爸妈,怎么这个眼神看着我?”
陆父脸色一沉,“你这个臭小子还好意思说?现在是怎么一回事?怎么都把人给带回来了。”
陆夫人也在旁边跟着附和,“是啊,阿深,这一次你这个做法可不太妥当。”
陆霆深却是一脸不以为然,“怎么,之前不是一直催我结婚吗?我现在给你们带来一个儿媳妇,还不满意?”
听到这里,陆家二老心里一惊。
“你,胡闹!”
“这种事情怎么能这么乱来!”
陆父指着陆霆深,直接开口。虽然季烟同意,并且人也来了陆家,但是陆父这心里面还是觉得十分不妥。
毕竟这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更何况,还是从江家手中抢来……
想着,陆父的脸色又跟着沉了许多。
陆夫人在一旁,也是一脸愁容。“阿深,这要是换做是别人,爸妈肯定高兴,可这偏偏是季烟!”
“这季江两家的事情,把我们给扯进去算什么,更何况,还是江家不要的儿媳妇,我们倒给捡起来了……”
现在,整个A市的人还不知道在背后怎么议论他们家呢。
“阿深,这人呐,咱还是尽快把她给送回去,能别掺和,就别掺和的好。”
听着老两口的话,陆霆深依旧还是那么一脸淡漠,没有太多表情。
“你之前和季家那丫头认识?”
陆父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实在是太过于唐突。
陆霆深双手合十,扣在膝盖。
“第一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