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拉个替补

第一章 拉个替补

A市。
本应是四月柳絮飞扬的季节,却是寒风刺骨。
希尔顿酒店大厅。
今儿个是A市两大世家联姻的日子,本应是件大喜事,不过此刻却是显得有些尴尬。
数千宾客就这么站在台下,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闹剧。
原本应该是令人艳羡的新娘,此刻也成为了大家眼中的笑柄。
“烟儿,这,这肯定是假的。”
“我们家江城不是那样的人,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江夫人满脸焦急,对准女人解释。
要知道,今天这桩婚事,可是他们江家找季家说了好久,这才说服同意愿意把季家的小女儿嫁与他家。
不过现在好了,江城人没来不说,还闹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想起刚才大屏幕上面的那些污秽照片,霎时间,江家只觉得有些脸没地方搁。
这季江两家向来就是合作关系,本以为可以亲上加亲,现在倒好,直接闹出这么一番丑事。
原本的合作关系,经过这一闹,估计也够僵!
“烟儿啊,这件事情要不还是等江城回来再问个清楚?”
这时,一旁的江家家主也跟着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跟着附和。
“烟儿,你放心,这件事是我们江家对不住你!我现在就去找人把那个混小子给抓回来,让他必须给你一个交代。”
江镇阳话音刚落,下一秒,女人淡淡开口。
“江叔叔,不必了……”
她就这么站在台上,背脊挺得笔直,隔着头纱,虽然让人看不清楚她的长相,但依稀可见眉目清隽中的傲气。
“既然江城不愿回来,那也没有必要勉强。”
她季烟还没有非要谁不可的地步。
不就是一个男人吗?和谁结,不是结,反正本来就是为了……
想着,季烟唇角微勾,一双冷眸朝着台下望去,似是在寻找什么似的。
看着季烟,大家也都跟着来了兴趣,眼底多了几分兴致。
本来是被人逃婚,遗弃的新娘,不过却并没有半点失落,难过的意思,反而还十分淡然自若,就好像这一切和她就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大家看着她,一眨不眨,有些期待接下来她的动作。
倏地,只看见季烟伸出手,指着不远处。
“那位先生,不知道你是否婚娶?”
“如果还是单身的话,不如我们一起结个婚怎么样?”
季烟清冷的话语传出,下一秒,在场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这,这未免也太离经叛道了吧?
季夫人一听,瞬间也有些慌了神。
“烟儿,胡说什么呢?”
“这怎么可以!”
这事儿的确是江家不对在先,但婚姻大事,可不是什么儿戏。
不过季烟却没有理会,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男人。
“这位先生,难道你是不敢?”
女人有些嚣张,又有些挑衅的话语传出,不由得让陆霆深有些侧目。
不敢?
还真就没有他陆霆深不敢的事情。
他抬眼,一双深邃的幽眸紧盯着季烟,如秃鹰一般。
早就听说季家小女儿做事离经叛道,不可一世,现在看开,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
霎时间,大厅里一片寂静。
宾客也都转过头,朝着季烟的目光方向看去。
男人一袭裁剪得体的手工西服,衬得身姿更加挺拔修长,手腕袖口除佩戴的也是之前天价竞拍的蔚蓝宝石,无一不在彰显男人身份的尊贵。
四周不少人倒抽一口冷气,没想到叱咤商场的陆霆深,竟然也会出席这场婚礼。
看来,这A市江家又得跟着涨不少脸面。
陆霆深没有说话,一双冷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季烟。四周空气冷冽。
就在大家以为陆霆深肯定会开口拒绝的时候,下一秒,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
“好。”
说罢,陆霆深抬起步伐,直接朝着台上走去,不疾不徐,本就挺拔的身姿看起来更是俊朗。
原本就诧异的宾客们,看见这一幕更是错愕。
一个一个的,都跟着瞪大眼睛。
不过,相比较其他人的反应,季烟倒是一脸淡然。
她抬眸,朝着一旁的牧师扫了一眼。
“婚礼可以开始了。”
牧师站在旁边,满脸为难。
“这……”
他本来是受江家邀约,过来举行江城和季烟的婚礼,可是现在这么一闹,那叫什么事儿?
只听过临时换伴郎,换花童的,没听说过就连新郎都能临时拉一个凑数。
“季小姐,这会不会不太合礼数……”
牧师犹豫着,似是还打算劝说些什么似的。
下一秒,女人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隐隐有些不耐。
“牧师要是不打算开始的话,那我不介意再多换一个牧师!”
听到这,牧师莫名身子一颤。
明明年纪不大,可这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却也有些让人不得不遵从。
他连忙点头,“好的,季小姐。”
陆霆深就这么站在旁边,静静地把季烟的表情揽收眼底。
这个女人,倒是有点意思!
牧师抬眼,小心翼翼的看着陆霆深。
“这位先生,敢问你的名字?”
男人薄唇轻抿,“陆霆深。”
话语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跟着咽了咽唾沫。
果然,他们还真是没看错,这真是陆霆深!
陆霆深,那是什么样的人物。
稍一跺跺脚,就能整个A市的商场跟着抖三抖……
不过,季烟却是丝毫不知陆霆深的身份似的,满脸淡然。
“牧师,能不能开始?”
她再一次催促。
“好的!”
牧师连忙攥紧手中的婚书,开始宣读起来。
“陆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你身旁的这个女人为妻,不管生老病死,贫穷疾病,一辈子不离不弃?”
陆霆深犹疑两秒,点头。
“我愿意。”
台下,看见这荒唐的一幕,江夫人差点是直接给气背过去。
“荒唐!”
“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牧师扫了一眼季烟,又开口。
“那季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旁的这个男人为妻,不管生老病死,贫穷疾病,一辈子不离不弃?”
牧师的话音刚落,下一秒,季烟直接点头,不带丝毫犹豫。
“我愿意!”
“那现在正式宣布,二位新人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