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头牛引发的血案

第二十章 一头牛引发的血案

这回老牛头又惦记得不轻,总怕他家小姐离被休不远了,主要是太泼了。
他也挺纳闷:难道是老爷少爷少夫人突然离世,钱家只剩小姐了,小姐在大受刺激的情况下,也就豁得出去了?
等听到宋福生钻进车厢就问:“怎么样,都有没有事儿?”
老牛头长舒一口气,坐他旁边的四壮也放松了身体,还顺了顺心口。
钱佩英瞪着眼回道:“你说呢,吓也吓死了,又害怕是抢劫又害怕车翻了。还有那一锅茶鸡蛋,得亏早就熄了火,不怎么热,都扬我身上了。”
说完却没检查自己,先扯过钱米寿,给钱米寿发红的额头抹酱油,边抹边数落道:
“我让你离锅远点儿,就是不听,怎么样,疼了吧,这回记得点儿。
等你姑父那些亲戚都来了,人更多,吃饭都抢不上槽子。
你就记准一点,以后你姐在哪,你就在哪,她有眼力见不吃亏,你也能借借光。”
钱米寿不知怎的,忽然眼角湿了,默默地哭了,他紧紧抱住钱佩英的腰,将脑袋瓜扎进钱佩英的怀里。
孩子想起刚刚那一幕,心里热乎乎地要感动死,感动于当锅要翻过去砸他身上时,是姑母不管不顾挡在前面,一把给他拉到怀里护着。
他以为姑母对姐姐和对他,得区别对待呢。
而钱佩英只以为孩子是吓着了,敷衍地拍拍后背哄了哄,嘴上还接着抱怨:
“你瞅瞅,这一车乱的,这些棋子块全脏了。你们再闻闻我这一身茶鸡蛋味,快赶上移动点心了,这回不用藏着掖着,一闻我就知道煮茶鸡蛋,等衣裳晾干了,不得招苍蝇啊。”
宋茯苓本来是趴车厢里正收拾东西,听到她妈这么说,低头又憋不住笑了,笑也不敢出声,像哭似的抖着肩膀。
就在这时,也默默收拾残局的宋福生小声问她:“闺女,籽儿呢。”
“什么籽儿。”
啧,这孩子,他出空间时,特意拿了一盒21金维他,又挑了两颗个头大的车厘子。
金维他给扔包里了,打算在路上的时候给妻子孩子每天吃一粒,车厘子他可是给闺女了。
“啊,”宋茯苓明白过来,她小声告诉她爸,那些人太缺德了,老妈就应该再多骂几句。
因为当时她正在偷吃,又舍不得一下子咬碎,愣是含了好半天,硬是给含软乎了,结果刚咬开还没尝到酸甜味,骡子车就开始打转伴着嗷嗷叫唤,给她吓的,一咕噜,整个咽了下去。
“唉,算了。”宋福生叹气。
“怎么了?”
“我寻思留籽儿呢。”
这在以前,车厘子自由时,拿一盘边看电视边吃,现在是吃个车厘子还得留籽,简直超乎宋茯苓想象,冷不丁转变不过来,一个个太会过日子了。
她把手伸进裙子里面掏了掏,嗳?忽然意识到,以后藏东西真不能藏里面的裤兜了,毕竟在外人看来,挺大个丫头,手总伸进裤裆里也不好看。
用胳膊碰了碰她爸,等宋福生看过来时,她看准时机一个回手拍过去,将仅剩的一颗车厘子塞她爸嘴里。
可宋茯苓万万也没想到,她爸反应更迅速,马上把车厘子吐在手心里,一个回手间又塞进正絮絮叨叨的钱佩英嘴里。
钱佩英立刻半张着嘴,也就愣神几秒,噗的一声吐出来,抬起怀里钱米寿的小脑袋瓜,嗖的一下就给塞孩子嘴里,还嘘了一声。
宋茯苓捂眼,简直没法看。
太惨了,一个车厘子而已,过俩人嘴都不舍得吃。
太恶心了,一个车厘子上,沾仨人口水。
而且,就这样,她爸还把手伸到钱米寿下巴处等着:“那籽儿不能吃,来,吐姑父手里。”
宋茯苓小小声采访她爸:“爸,你咋想的,进去一回拿水果拿两颗,你倒是多拿点儿啊。”
“多拿藏不住,给大家分啊?你傻不傻,两颗够了,你一个你妈一个甜甜嘴。”
“那米寿呢。”
“当时没想起他。”
“那您自己呢。”
这回宋福生凑到女儿耳朵边说:“我在里面吃了个苹果,空间里面保鲜,苹果核也没扔。你就放心吧,别惦记我。”
宋茯苓嫉妒的呀,好半天没搭理老爸。
……
在落霞与孤鹰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景色中,骡子车越跑越快,在晚上八点多钟时,终于进了大井村。
宋福生以为,都这么晚了,村里得挺安静。
因为白天大家忙着搞秋收,晚上要是睡觉晚了该饿了费粮食,一般人家,天一黑就迷瞪。
却不想,进村就听到他老子娘响亮的骂声,那骂声伴随村里的狗声,以及邻居们点火把站在外面的劝声,显得热闹极了。
“大家伙给评评理,都说一笔写不出个宋字,亲兄弟啊,就没见过心肠这么黑的,我今儿就跟他们好好掰扯掰扯,我心里憋啊我,再憋我就一把火烧了他房子。”
另一个老太太抹着泪一脸委屈,但嗓门却不小:
“弟妹啊,当年没分家时,小叔生病得常年抓药,我们没有二话。
后来分了家,我家大郎他爹还总说,他得多帮你干些活,说小叔身体不好,理应多照顾。
等到小叔不在了,你家福生又赶考,大郎他爹也是给福生送出二里地,家来不舍,还偷偷抹过泪,你怎么还能说出要烧我家房子的话。”
“你放屁!”宋福生他老子娘被气懵了,气的直跳脚骂道:
“分家是你捅咕老爷子分的,你个心眼冒坏水的,分房子、分地、分家伙什,你们样样占便宜,你们就会装好人。
还跟老爷子说,福生他爹早走,怕我守不住,先多分给你们,我要是守住了,亲兄弟不能看侄子们饿死。
结果呢,那些房子地分少了,行,我们认了。
可老爷子前脚走,后脚你们就把牛牵走,那牛是老爷子在时,帮我家下地干活用的,说我们单薄,没了福生爹不容易。
现在那牛在谁家呢,你给我牵出来!
还有就你刚才说那话,你们摸摸良心,大伯要真惦记我家福生赶考,当年他咋没出一两?我上门借,你跟我一顿哭穷,当时我傻啊我,让你哭的,差点把我兜里的几文钱给划拉走。”
说到最后,感觉跟这爱装可怜会说话的大嫂闹不起,满村里人就没有说她大嫂不好的,气急败坏喊:
“他大伯,你给我出来,别躲在你婆娘背后就知道装好人。
今儿你们要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我也不点房子了,我就把牛杀了,咱们都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