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拿点东西不容易

第十六章 拿点东西不容易

关于如何防秋天的大蚊子、臭蚊子,那一咬就能给人咬冒血啊。
老牛头说:“姑爷,怨我,没考虑周全,不过等到了您老家就好了,一般乡下都会采艾草晒干点燃。”
四壮也用手连续比划了几个动作。
老牛解释:“他是想说,用艾草煮水抹身上也中。”
“呃啊,啊。”四壮马上点头。
钱佩英纳闷:“这丫头确实比别人招蚊子,你看我就没被咬,”又一指钱米寿:“真是怪事,那孩子也没被咬啊?”
钱米寿盘着小腿说:“姐姐坐车门那,我一直在你跟前,用锅呛着,咳咳。”意思是烟熏火燎治蚊子。
宋福生全程望着女儿,看女儿扭着身体抓耳挠腮,眼皮肿成那样想挠又不敢挠的样子,心里就一句话:
艾玛,孩子可怜了,他孩子太可怜了。
这些人现在说那些屁话有什么用?最少还得三个多小时才能到,再说已经被咬的总不能硬挺着吧。
安排,必须安排,务必得想个招马上解决这个问题。
宋福生说话前,先给钱佩英使个眼色:“我记得,以前我去赶考,有个同窗好像送过我一个驱蚊的药膏吧?说让我考试的时候用。”
“嗯?”钱佩英懵了。
虽然心里明白,丈夫使眼色是想进空间找,但是家里真没有驱蚊液,去年的早使没了。
再一个,穿越的时候是大冬天,她也不知道在现代是冬天,穿越到古代变秋天了呀,不仅换时空还给换季节。
宋福生微皱两眉,等的有些不耐烦:“你没拿?你忘啦?”暗示的意思:你快好好想想放哪了。
钱佩英和宋福生大眼瞪小眼,一个“没”字正要说出来,忽然眼神闪了闪。
等等,老公刚才说的是,赶考,考试的时候用。
闺女大大小小的试没轻了考,回回进考场都得带、对,家里有清凉油。
“啊,那我能忘嘛,以前我就当个宝似的,以前特意给它放在闺女床头……”钱佩英想说床头柜,但古代好像没有:“就床头放那小矮桌子,知道吧?靠窗那侧。”
宋福生秒懂,在床头柜那俩抽屉里翻呗,又挺配合道:“带啦?”
“带了,”钱佩英随手把靠里面的阿迪包递过去:“在这里呢。”
哪里啊,这还没变出来呢。
“我怎么突然有点头晕?热的,我这是热的。”
钱佩英立刻张罗开:“那什么,那你赶紧眯一会儿吧,我就坐你旁边,给你挡点窗户光,正好给闺女扇风也能止止痒。”
这一刻,宋茯苓真不觉得痒了,只感觉再难受她也能坚持住。
不冲别的,就冲她爸妈为了进空间给她拿清凉油,这演技、这处心积虑的对话,她就真的很……
很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茯苓的笑声给钱米寿吓一跳。
给老牛头和四壮笑得赶紧回头瞅一眼。
给钱佩英笑得脸微红,本来她就不爱撒谎,这不是没招嘛,怼了下女儿的胳膊:“你爹都要热迷糊了,你咋还能笑,你影响他睡觉。”
“哈哈哈哈哈哈。”宋茯苓也不想的,可她就是控制不住。
因为她忽然想起赵本山有一个小品,那里面有几句台词是:有人发财靠劳动,有人发财靠对缝,有人发财靠撒谎,有人发财靠玩命,我发财啥劲不费,就靠俩字儿:做梦!
她爸也是,想要取什么东西,得先睡觉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