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关于屎尿屁的问题

第十五章 关于屎尿屁的问题

宋福生那面都在纠结上厕所的问题,宋茯苓这面只会更差。
首先,蹲在空旷的山野间,一抬头蓝天白云,周围有小虫嗡嗡飞过,不再是坐在卫生间里拿手机刷,坐多长时间也没问题,宋茯苓就有点干燥了。
本来就着急,想让自己快点儿,耳边还得听妈妈念,老妈越念叨,她越使不上劲。
“从今往后,你上大号不能再像在家里似的,一撕撕九段纸。
闺女啊,你是不知道,咱家储物间里总共就有四袋洁柔,加在一起没多少卷,纸抽也只有两个三包装的,外加客厅餐桌和你屋已经开封的。
你算算,就这些。啊,对了,额外还有你那个棉上擦脸巾,有两盒在卫生间呢。
这就是咱全家的存货,用没了你爸也没招,他变不出来。”
宋茯苓蔫头耷脑问:“那一次到底让用几段啊?”
钱佩英一边展开蓑衣给闺女挡着,一边看着女儿头顶说:“小号你尽量控干,控不干就一段,大的四段。”
“啥?给那么少,手指头都得抠露了。”
“你别净事儿,就这,也不能天天、顿顿的用,看见没?”
钱佩英不知从哪拽出一只天鹅绒袜子:
“你自己的袜子,别嫌弃,你一只我一只,它软乎滴,像现在就该用它。这附近有水泡子,你就拿它擦,擦完顺手洗了,晾干下回接着用。
今天是头一顿,就还让你用纸,先适应适应。
但纸那东西,闺女啊,妈提醒你,得留着附近没水再用,另外,还得是你身边没人看见才能用。
人你爸说了,在古代用纸擦屁股,那不行,尤其是咱现代造的纸,纸张恨不得比他们写字纸还好,让这的古代人看见了,背后就得戳咱脊梁骨,骂死咱们,纸贵,可贵可贵了。”
宋茯苓仰头打商量:“妈,我不是矫情,可是袜子真不行,就不能用毛巾?”
钱佩英斩钉截铁拒绝道:
“不能,咱毛巾比纸还少,就那么几条,咱要是不幸得在这呆一辈子,将来你用什么。
我都想好了,等赶明稳定下来,就咱空间里,你爸以前那擦脚巾都得好好洗洗,让他擦脸接着用,至少比他们这的破棉布帕子强。
再说咱家毛巾都是你买的,你买的是多大面积不知道吗?
那么大一块,我就是真让你爸变出来了,你每次擦完屁股得用多少肥皂洗?袜子好,巴掌大,天鹅绒软和还爱干。”
“那给我拿块香皂总行吧,我随身带着,要不然臭烘烘的,指定洗完也有味。”
宋茯苓话没说完,钱佩英又摆手了:
“没有,你就用这古代家里的肥皂,包袱里有两块,他们男的那面一块,咱俩一块,我看挺好,有点儿像过去你姥爷那年代用来洗衣服的。
咱家香皂,你还当像以前似的能浪费洗手?得留着洗脸。
你想想啊闺女,不是妈抠门,还是那句话,到时候你洗面奶用没了你用啥?古代制造的能有咱香皂好?
我现在就庆幸啊,得亏快过年那阵儿,各大超市搞活动我买了不少,买大送小的牙膏我就存了好多支,都是小苏打的,比你那些日本韩国牙膏牙粉好用多了。
而且京东搞活动我又凑满减,买了一大箱洗衣液一箱子洗衣凝珠,还有买9送三的牙刷。
看看,我聪明吧,你以前还老说我爱占便宜,所以说到关键时刻,你就不如我,那过日子的人家得备点东西。
像你那电动牙刷,卖那么贵,顶人家十好几支普通的,我问问你,拿这来能用几次?去哪充电啊?”
宋茯苓听的泄气,就是要啥都不给呗。
钱佩英就像没看出来女儿闹心似的:“我现在就犯愁,咱们自己注意卫生不会得痢疾,老家那些人得什么样呢,跟他们一个锅里吃饭,他们常年不刷牙,哎呀。再一个,那些孩子头上不会有虱子什么的吧,古代女的都不剪头发,拖拖落落恨不得长到脚面,再给咱俩传染上。”
“妈妈妈,快别说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也是真服您,要么不面对现实,呜嗷喊叫的,要么一旦面对现实,分析的那个细啊。”
“所以啊,活着就好,以后难处多了去,你别小脸抽抽了,拉没拉完,赶紧起来,我都跟着你使劲儿。”
宋茯苓:“……”
大家伙重新返回到骡子车上,宋福生就发现女儿有点儿打蔫:“怎么了?”
“没事儿。”
宋福生也没顾上再问,因为前面和后面都有马车声了,尤其是前方,眯眼望过去,好像有好几家人在赶路。
老牛挥动鞭子说:
“姑爷,你看,咱不进镇里走小道就对了,现在镇里什么情况真是不好猜。
而且得亏四壮聪明一回,知道买骡子车给咱送信,脚程快,咱们知道的不晚。
您看前面那些人家,大多是马车,说明也跟咱们一样提前知道消息了,那些家应该都是有些本事的,估计最差也是家里有在驿站当差的,提前听到信儿了。
还有咱身后,身后绝对不会是十家八家,不过再往后面瞧,应该就没什么车马了,全是腿着走和那些跑的慢的穷苦人,唉!”
“是啊,”宋福生望了望天,看日头,现在应该是下午五点左右,能晚上八点多钟到就不错了。
他心里有些沉甸甸道:“咱们也往前赶,这之后不能再歇了,现在这附近赶路的几家,不缺吃少喝没危险,谁也别招惹谁,一旦被他们落下,再让两手空空逃难的穷苦人家追上,那就不好说了,到了再歇。”
可到了真能休息吗?
宋福生心里明白,妻女能在车里打个盹,骡子也能趴下喝喝水,唯独他不能歇。
他不但得组织老家亲属要有秩序的逃亡,而且还得跟几个哥哥负重前行,把车里的位置让给老子娘和侄子侄女,到时候他得背一堆东西腿着走,此刻已经算难得的休闲。
唉,想想明天,俩眼一摸黑,要是没有妻女陪他穿越,他都不想活了。
想到这,回头看了眼闺女,本想看眼孩子提提勇气,结果差点让提起的这口气呛住:“眼皮咋的啦?”
宋茯苓右眼皮被蚊子咬的,只剩一条缝了,欲哭无泪的看宋福生,真想对他爸大哭道,太难了,活着太坎坷了,克服上厕所没纸擦屁股的心坎,又出现被蚊子袭击的坎。
憋、憋了好几秒,啥也没说出来,又不自然的用车板蹭蹭屁股上的蚊子包,就上厕所的功夫,浑身上下被咬了七八个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