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仍不习惯新身份

第十二章 仍不习惯新身份

钱佩英听丈夫这么说,心微沉。
合着她在现代才伺候走婆婆,终于解放了,跑古代来还得接着伺候,紧箍咒又得套上了是吧?
简直不能细琢磨,这古代的婆婆到底能什么样呢。
钱佩英瞅了几眼粮袋子,眼神闪了闪。
之前她还觉得闺女说的有道理,必须能省则省,差点又心火大,发不出,冲丈夫嚷起来。
但现在嘛,给谁节省呢,谁知道下一分钟能发生啥,看看他们三口人穿越来这十二小时过的,这就是例子,备不住能穿回去呢。
当然了,也是最主要的,等到了老家,要真像丈夫猜测的那样,十几口快二十口人一起逃荒,为了省口粮,可想而知,路上得吃多差。
听那意思,她这古代这婆婆还不是善茬,见了面估计就得把粮食上交,要由婆婆来支配大家每顿吃多少。
那不行,凭什么让老太太说的算。
她钱佩英现在舍不得,到时候节省的粮食也得分给大家吃,还不如都吃进自己嘴里。趁着现在没人管,得多做点好的,都吃进丈夫和闺女嘴里,最起码肚里有油水也能挺的时间长。
说句不好听的,她又没有记忆,更对那些人没有感情,那些人算她的谁。
要不是老宋说在古代得人多上路安全,她都想撺掇直接跑了,回去找他们干啥。
别跟她提占人家孩子身体得尽义务的事儿,当谁愿意来古代似的,真够倒霉催的。
钱佩英想通后,咣当来了句:“那还添点儿白面干什么,都做了呗。”
宋福生倒白面的手一抖,被媳妇的霸气震住了:“都做喽?”
有些怀疑地看钱佩英,总觉得媳妇是在反话。
要知道媳妇比谁都会过日子,咋能说话比他还不靠谱呢。
别看他刚才那样劝女儿,那是心疼孩子,是劝,想让孩子在逃荒前,吃上最后一顿好的。
但事实上是,到时候如果在路上没吃没喝了,大家伙大眼瞪小眼?别看空间里有现代存的粮,可是能现拿出来吗?
他就怕当人面前变东西被发现,这绝对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秘密,要不然他之前瞎忙活啥,存空间里呗,现用现取。
钱佩英叹息了一声,先看了眼女儿,然后才看向丈夫说:
“咱们做麻花,做棋子块,你多烤一些,你烤的好,再炒些油茶面。
这些吃的,既不占地方带着方便,又扛饿,还都是能放得久的,把这些白面全用了,能顶好久。
等到了老家,闺女她奶要是让大伙顿顿喝米糊糊,咱也别搞特殊,总不能和大伙吃两样吧。
到时候,你和闺女万一熬不住饿,就把这些吃的偷摸掏出来垫吧垫吧。”
说完想起还有钱米寿。
钱佩英摸了摸钱米寿头上的发鬓,从来了古代到此刻,她对谁都能硬起心肠,唯独这小孩儿不行。
不管这次穿越是不是前世今生,既然依旧姓钱,爹也对她不赖,她就要对钱家这独苗苗好。
往后她在一天,就会护着这孩子一天,钱佩英如是想,可见她还惦记穿回现代呢。
“咱们大人怎么遭罪都行,我不敢想米寿和闺女顿顿喝稀会啥样,反正尽力做一些扛饿还好吃的吧。”
宋福生望着妻子眼角浮现笑纹:“我也是这意思,那还废啥话,来,开整吧?”
“来。”
俩人立刻热火朝天的忙上了,也不舍得浪费水洗手,车上带的一桶水都得留着做饭。
没一会儿功夫,骡子车里就热到像蒸笼一样,木炭盆上架着大铁锅,酒精炉上架着日式锅,两口锅一起燃了起来。
算上老牛头的口粮,一共有八十多斤面粉,宋福生打算用三十斤面粉炸麻花,心里估量了一番用料,面发好了,能炸五百根左右,用油得需要三升多油。
瞥了眼从空间变出来的5L油桶,以及古代家里可怜的一斤多菜籽油,他打算先用油桶里的,油用完了,桶留着还能装水用,可比大木桶强多了,木桶装不了多少水还死沉。
另一边钱佩英比宋福生更忙活,她不仅要揉做棋子块的面团,还要炒三十斤的油茶面,而在她看来,宁可少炸麻花,也得多炒油茶面。
毕竟麻花那东西,现在是入秋的天,最多能放一个多月,就这,她还得利用一会儿下车上厕所的空挡提醒丈夫,让丈夫找个机会,把空间里闺女的零食袋子都打开,把里面的小包干燥剂拿出来,以防几百根麻花潮了长毛。
但油茶面这东西就不同了,好处多了去,首当其冲就是不费油,一斤面粉也就用三十克油,她炒三十斤,用不到二斤就够,再一个方便啊,不开火饿了用开水泡一碗就能吃饱。
钱佩英指挥四壮:“去包袱里翻翻装糖的纸包,再找找装芝麻的袋子。”
钱米寿急了:“姑母,你要放面茶里?”
“啊,你还挺懂。”
钱米寿用他五岁的头脑给掰手指算笔帐:“姑母,糖金贵,饿了冲碗水,这是一顿饭食。你炒那面茶,不要放糖,是一顿。芝麻饿了吃几口,又是一顿。”
钱佩英好笑道:“瞧你说那可怜样,去,别在锅跟前熏着,要热死了,和你姐眯一会儿。”
提到女儿,钱佩英忽然想起,那丫头好半晌没出声,难怪她觉得少点啥,抬头望了一眼。
只看宋茯苓一边用衣服袖子频频蹭额上的汗,一边低头忙活缝被罩。
“你缝什么呢。”
宋福生也跟着来一句:“你会缝吗?再扎到手。”
宋茯苓立刻瞪她爸妈,哪有古代女孩不会缝东西的,那老牛头和四壮听见了,不得纳闷?人家原身还会绣花呢。
就爸妈这样的智商,这是穿到古代,要是穿到谍战里,得双双当炮灰。
宋茯苓没出声,将手里东西往前递了递,示意他们自己看。
她在忙着将防潮垫缝进古代的麻布被罩里,要不然防潮垫太扎眼。
要知道她是有亲身体验的,在现代时,她去听户外音乐节,外面下雨冷了,她就披上防潮垫了,别人总瞅她,更不用说这是古代,锃亮的铝膜,到时候人家问说不清。
想到这,宋茯苓犯愁地用眼神示意她爸看阿迪包,意思是:背包里有望远镜什么的,您得想办法先撒谎骗过老牛头他们,把他们搞定给咱们当证人,证明这些奇怪物件来历正当,老家那些人就好糊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