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不过了(求推荐票)

第十一章 不过了(求推荐票)

骡子车出了县城,宋福生和钱佩英、宋茯苓不约而同扭头看向这座城。
他们才来不到十二个小时,这就离开了,还是以这种慌慌张张的方式。
宋福生拍了下老牛肩膀嘱咐:“走小道,别走那条经两个镇的路。”
老牛头扬起鞭子夸:“姑爷大才,思虑周到,我刚还想说呢。”
要换在现代,宋茯苓就得笑,这怎么就大才了,可她现在根本笑不出来。
有些不安道:“爹,咱从奶家那面走,我记得您说过,从那面走就更往北了吧,咱们要去北方?”
“对,南面旱灾,就得去北面。
等到了你奶家,我还得通知里正,让全村能跑的都跑。
唉,不容易,都是穷苦人,人命关天,估计大伙谁也不希望自家儿子孙子被抓去送死。
咱也趁机赶紧找几家壮劳力多的、家里有牲口别拖咱后腿的,还得口粮和咱们差不多的一起上路,万一碰上流匪贼寇和大量难民,路上也相互有个照应。”
“爹,南面难民不能那么快就到吧,我猜测,咱府城应该还没破,如果破了,或者征军令已经到了县里,那咱县城就应该会有大批的人往外跑了,不想送死指定得跑。
估计官老爷都恨不得带头跑,而不是像咱们这种一小撮先得到消息的。
嗯,要是那样,那估计能好一些,毕竟不经过府城那面,南方难民过不来,咱们能跑路顺利些,不用担心被难民打砸抢。”
宋福生看了眼女儿,还是岁数小。
在现代没饿过肚子,每天琢磨的就是吃好玩好怎么美怎么好,也一直在学校读书工作,哪懂有时人心最恶劣。
宋福生摇了摇头:
“这征兵令我看快到了,或者已经到了,只是县老爷不知在琢磨什么,暂时没封城,但是我估计离封城也不远了。
难道是他不想和齐王共存亡,带着家人先跑了?
反正甭管人家是怎么想,离下面城、镇、村,全知道要打仗不远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大部分的人逃不掉被充军,那也有小部分的人会逃走,就是小部分也会人数很多。
啥叫难民?越逃越难,越走越没吃喝,也就成了难民。
今年南面闹灾,咱这其实也旱,我为甚不是想躲躲,而是直接走,就是因为这地方彻底呆不了。
躲过征兵,躲不过南面难民冲进来,躲过难民也躲不过吴王占城后加税,这也是你姥爷信中的意思。
其实你奶家今年收成就不好,粮价噌噌往上涨,勉强喝稀而已。
要是跑路,每个人能有多少口粮?又能带走多少,吃不着就得靠抢,杀一两个人总比饿死强。”
说完,宋福生就感到侧后方有亮光闪过,一回头就看到他媳妇正举着菜刀呢,给他还吓一跳。
“你干啥?”
钱佩英喃喃:“我握着菜刀找点安全感。”
“你再伤着自己,这才哪到哪啊,之后才是……”
钱佩英急急打断,扯嗓门道:“你给我闭嘴,别在那假设瞎分析,你爷俩也不准说话了,我不想听。越听越觉得,还逃个屁啊,都等死得了,我看去哪都一个样!”
四壮捂着包扎过的伤口,闻言赶紧看宋福生脸色。
他很少遇见女人家敢对当家的这个态度,那不得被休啊?
钱米寿也缩在车角,眼神怯怯地看向挥舞菜刀的姑母,心里却急得要命,思索着:姑母啊,我是小孩子你是女的,姑父要是生气了,以后不带我们了,我们怎么办?为了活下去,你要对姑父态度好点。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宋福生却只叹了口气,就拍了拍钱佩英另一只紧攥拳头的手,以作安抚。
也是在这一刻才发觉,他媳妇那小胆儿,还不如没经过事的女儿,其实他也心慌,和女儿唠唠嗑能缓解缓解。
“没事儿啊没事儿,别担心,有我呢。
只要躲过去征兵,流民不算啥,连武器他们都没有,菜刀也不如咱们多。
路上谁要敢抢咱吃喝,我给他脑子打放屁,肋八扇我给他打骨折。
这回信我了没?我,你还了解嘛,我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是每次陷入打斗中,过后都后悔没发挥好,我一般是超常发挥。
再说了,就算打不过,咱最起码的基础跑路和战术撤退还是没问题滴。”
母女俩都知道,宋福生又开始吹牛了,根本没有被安慰到。
“娘,放下菜刀做饭吧,你看看那白面发的,最起码把该炸的麻花炸了,吃饱才能有力气跟人干。”
“对,闺女说的对,孩子一口饭没吃,路上咱也得走好几个时辰,趁着现在道上人少,你是炒啊炝啊炖,香味飘出去也没人抢,多做点儿吃的预备。”
说完,宋福生就翻找包袱,从里面拿出日式锅酒精炉摆上。
这东西方便啊,在车上就能做饭,不用特意停下来烧火。
所以,此刻就很庆幸在现代时女儿爱乱花钱,今儿野游明儿烧烤的。就这样,家里才多了酒精炉和一箱固态酒精块,用了没几块,现在还剩四十多块。
另外,更庆幸他们三口人去俄罗斯看过世界杯,当时女儿在一只蚂蚁买的军用望远镜和手电筒真是好东西,这在古代确实能派上大用场。
想到这,宋福生看向宋茯苓,心疼上了,孩子遭罪啊,以后会更遭罪。
冲大家咬咬牙宣布道:
“把鸡炖上,这面也已经发成这样了,干脆多往里添白面,都炸成麻花,我炸,这吃食还能多放几天。
四壮,你帮我把大铁锅支上,记得木炭盆上架铁架子,架子放锅,咱用两口锅一起煮饭,别舍不得用木炭了,先过一天算一天。
米寿,把东西拾掇拾掇,帮姑父倒出空地来。”
宋茯苓看她爸这架势,一副要把粮食全要做了的样,吓一跳:“爹,不行,鸡让我娘腌上能吃好多天,你把这粮油都用了,到时候加上我奶家一帮子人,不够吃怎么办?”
“不够吃,大伙就一起想办法,挨饿也一起挨饿。
就你奶,我比你了解,等到了她那,你要是再想吃点带油水的,根本不可能。
你奶宁可攒着,让又背又抱负重一道,最后开火做饭,别人早就没粮了,她有,完了被人抢,她就那样人。”
宋福生扒拉掉女儿紧拽面袋子的手:“咱吃饱一天算一天,爹给你炸麻花,让你娘给煮卤蛋,你放身上单独背着,谁管你要也别给,”发现钱米寿直勾勾瞅他,又补充一句:“给米寿也装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