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准备

第八章 准备

爹真是亲爹,嫡亲嫡亲的。
宋茯苓感动的看向手里的衣服,虽然老爸第二波又忘了拿药,但是给她拿了衣裳。
而衣裳里有最重要的东西,内裤。
宋茯苓其实一直就想提这事儿,也一直想换身衣服来着,只是从穿越来就没消停,连口饭到现在都没吃上,哪还有功夫顾及这些。
说句实在的,起初她很不习惯,穿原身的衣服也有点犯膈应,但此情此景沦落到这种程度,人嘛,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要是再臭讲究,那就是难为她自己的爸妈了。毕竟现在的身体是十三岁,又瘦又小的体型,现代的衣服不敢穿也穿不上,古代的要是再嫌弃,那就得重新买料子做。
而且也太矫情,穿都穿来了,还占人身体了,瞎嫌弃啥。
所以,她都决定了,哪怕穿古代奇怪又啰嗦的衣裳裙子再不习惯,也要适应,闭上嘴尽量少提要求,老爸老妈就够精神崩溃的了。
可再懂事儿,那也不能让她穿开裆裤吧?
对,没错,真的就是开裆裤,裙里的亵裤是漏风的,开个三角,估计是为了上厕所方便,这地方的男人女人都这样穿。
她第一次发觉里面的内衣是这种情况时,怎么动起来有飘飘忽忽的小凉风呢,简直是羞于启齿,都不好意思提,要知道无论从空间里往外拿什么,那都得经过她爸。
也终于明白了,古代女人的裙子为什么那么长,为什么在古代,露出里面的亵裤会被男人视为不正经了。
确实,别说古代,就是现代也不成啊,这四敞大开的,根本正经不了。
所以,此刻宋茯苓真是感动,难为她爸惊慌成这样,还能细心惦记给她和妈妈在空间里找衣服。
翻看了一遍,发现老爸拿出来的真不少。
有三口人的内衣内裤,一人三条。
内衣估计翻乱套了,有正常的秋衣和背心,也夹着两件半截袖棉T恤,还有热裤,看来老爸拿热裤当大裤衩了。也行,小裤衩外面套热裤。
有袜子,一人五双,尤其是她的袜子里,不仅有棉的,还有两双天鹅绒的,以前她就不记得这袜子是塞到哪的,这是怎么翻的呢。
另外还有好几条薄秋裤和厚绒裤,不过只一人一条。
宋茯苓将多余的袜子和三条厚绒裤用麻绳系上,塞到了用床单临时充当的包袱皮里,和古代的衣物鞋放在一起。
现在才入秋不久,温差再大也用不上,但是不知道会在路上走多久,准备厚衣服是必须品。
又将老爸给带出来的两条运动裤单独放在一边,一条灰色是妈妈的,一条黑色是她的。
她打算待会儿等老爸出去了,她套上内裤热裤,再把薄秋裤和运动裤套上,秋裤和运动裤比照她现在的身量显得太长,到时候她都塞进袜子里用绳捆上,老妈那面也是,让妈妈像她这样穿,再把古代的裙子套最外面,这样谁也注意不到且保暖。如果情况不好,脱了裙子就能跑。
刚规整完,把重要的、比如望远镜手电筒等塞进防雨绸双肩包,宋福生再次清醒,他在第三次进空间时终于知道拿药了,并且将女儿以前野游时用的装汤保温壶拿了出来。
“您怎么把它拿出来了,爸,就咱这油桶是塑料外壳,望远镜手电筒就够吓人的,您都得找借口撒谎,除非把四壮老牛和米寿扔下,不用面对他们就咱三口人。”
宋福生一摆手:“哪顾得上那些,活命要紧。”
“可水壶是不锈钢的,古代哪有不锈钢,而且它看起来太高大上,唉,您真是,手电筒和望远镜是生存必备品,这东西又不是找不到替代的,我就忘嘱咐您了。”
“快别磨叽了闺女,爸也给它塞不回去了,我撒谎,一切都有我撒谎。来,咱说点有用的,这药。”
“您不用说了。”
宋茯苓赶紧叫停,她爸只要面对她和她妈,就废话特别多。
以前就是,在外面看起来是挺硬朗挺大方的体面人,回到家里经常跟她们吐槽谁谁谁怎么地,说出去别人都不信他是那么个人,用老妈的话就是:你爸心眼小着呢,其实爱和别人斤斤计较又话痨,在外面是一直憋着。
“这药是咱家救命药,吃一盒少一盒,尤其消炎的,没了咱仨人在古代没保证,往后就算富得流油也买不到。我不会当烂好人,也会管好我妈不准有同情心,我知道了。”
宋福生:“……”
他还啥也没说呢,闺女全说了。
“那个?”
“别这个那个了,爸,你再进去一趟,咱家储藏室知道吧,就是衣帽间改的小隔间,你找梯子爬上去,最上层柜子第二个门里,有铝膜防潮垫。”
“就你跟人出去玩用的帐篷那一套?对了,你帐篷,哎呀!让我给扔车库里了,这事整滴,车库也没跟来呀,早知道我。”
“打住,爸,别说那没用的了。那铝膜就是买车时4S店赠的那种,知道吧?很轻,能防热防冷,你车里也有一块,关键时刻还挡雨,我为包邮28块钱买了一大卷,你都拿出来,不占地方咱能野外睡觉用。”
“还有啥,”宋福生觉得,确实是一个好汉三个帮,闺女帮他补充会更全面。
“再拿两袋盐吧,咱穿来前是快过年了,以我妈爱囤货的性格,她应该有存,您好好翻翻。
再拿出所有粮食。
咱也不知道会跑多久,路人六个人要吃饭,还无时无刻在一起,您不要再往外变东西了,尤其是大件,连米寿也糊弄不了。
我趁着现在方便,把包装袋都填灶坑里,换上麻袋装,和这个家里的粮食混在一起。”
宋福生这回打断了女儿:“粮食先不用,也不是六个人,咱得去你奶家,从她那面儿跑。”
说完就打坐进了空间。
什么?去奶家,宋茯苓瞪圆眼睛,随后缓了几秒又理解了。是啊,要是征兵,这身体的两个伯伯和几个堂哥什么的也跑不了。占了人家身体,总要尽心尽孝。
可惜她不知道的是,这是个美丽的误会,她嫡亲的爹就没那么好的觉悟,一:老家在这行政区的边上,路过那才能离开齐王管辖。二:人多力量大,路上才不会被杀被抢。
要想组队打怪兽,要么是基于技能联络到一起,要么是血缘,关键时刻,血缘是相对可靠的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