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鸡肋的金手指(求推荐票)

第五章 鸡肋的金手指(求推荐票)

宋福生叹了口气,猜到妻子是想岳父岳母了,上前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安慰道:“行了,今儿我做饭,别看这食材少。”
说完就撸袖子坐在矮凳上要点火,让妻子和女儿出去等现成饭。
一提食材,宋茯苓和泪眼朦胧的钱佩英立马对视一眼,她们忽然意识到,好像忘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钱佩英急急抹干泪,娘俩异口同声问:“你哪来的巧克力?”
宋福生慢悠悠道:“是啊,你们咋才问,当时我脸都吓绿了。”
……
有个随身空间;
随身空间是现代家里的一切;
宋爸爸只要用右手大拇指,按住手掌心的红痦子,脑海中就能浮现以前的家;
想要凭空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东西,目及所至必须得看到物件,也就是说,得知道东西具体在哪,思想上能翻到;
那古代的东西能不能装进空间里呢?答案是不能。
那现代的东西能不能拿到古代呢?能。需要宋爸爸摒除杂念心里想:他要这个东西;
而他在变东西的过程中,古代的他,表情会显得呆滞,就像是忽然鬼上身了似的,被点了哑穴、眼珠子也不转,因为他的思维正在空间里游走呢,不能说话不能动。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空间里的一切会保持原样,不会随着年头变坏,但也没电没水没网,用不了手机,看不了电视,就是一个亮亮堂堂的房子;
也就是说,他们三口人来古代前,屋里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比如离开前,北阳台里的黄瓜有点蔫巴了,以后一直就会是蔫巴状态;走时厨房水盆里洗了一盆新鲜小柿子,以后拿到古代来,刚变出来时也会沾着水珠儿,至于冰箱冷冻层状态,离开前肉冻成什么程度就会一直保持那个温度。
再加上他们一家三口人的穿越古代之旅……
钱佩英木呆呆双手捧着酸奶,这是孩她爸按照她指令刚给变出来的。
她神情恍惚着,撕开酸奶盖用舌尖舔了舔。
当酸奶弥漫在唇齿间,钱佩英同志忽然就从心往外的豁然开朗了。
只觉得吧:以前还是活的太狭隘了,往后余生,真没有什么是她接受不了的了。
耳边听到闺女催她爸:“您再变个打火机出来,要不然您不在家,我和我妈没法做饭,这打火石我俩且得适应一阵儿呢。”
孩子她爸是连连附和:“对,是得研究下我不在家你们吃什么,主要是你们谁也不认识,不能随便出门,甭管什么,都得等一切慢慢熟悉起来再说。
闺女,那我给你们炸麻花吧,我多炸点儿,万一我不在家,你和你妈就拿麻花垫吧垫吧,我再给你煮个瘦肉粥,炖个红烧肉,来个酱茄子,算咱古代安家饭,等我给你变戏法哈。”
然后女儿突然会过日子了,一把拽住她爸的胳膊,眼睛瞪得溜圆:“不行,最好现场取材。您不是说了嘛,里面有什么东西用没了就真没了,外面的东西送不进去。咱不到万不得已,从今往后不能动空间里的,记住没?”
估计还不放心,盯着宋福生又强调:“只能拿油盐酱醋和暂时的生活必备品,其他的,您得在古代挣,赶紧多挣钱买。”
钱佩英接过话头:“是啊,听听你闺女说的,你能不能行啊?”
又冲宋茯苓笑道:“我觉得你爸够呛,人家以前那真的宋福生,都没有挣到几个教书钱。到你爸这,要是靠教书?妥了,他是个赝品啊,另外肚子里也真没有墨水。当年他小升初都没考上,中学是走后门去的。”
“唉?你这人,佩英你越来越不厚道了,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没考上初中了?”
钱佩英彻底笑出了声。
难怪老宋急了,也是,这事在现代瞒二十来年了。
要知道孩儿她爸以前一直标榜自己,说女儿茯苓能考上研究生,那都是因为随他,他学历低是因为没碰上好爹妈、没赶上好时代,要不然妥妥博士后。
听听,那牛让他吹的,要是吹牛得上税,家里现在还得拉饥荒呢。
“我就是随口说说,打个比方。这不是担心过不上好日子嘛,咱也不熟悉古代,我俩没记忆还拉你后腿,提醒你两句。”
宋茯苓以为她爸接下来一定会恼羞成怒发誓道:“不用你提醒,你就瞧好吧!”然而出乎意料,没有。
爸爸沉默的淘米下锅,沉默的和面,背影怎么看怎么蔫头耷脑。
宋茯苓凑过去安慰:“爸,我相信您,您指定行。”
宋福生甩了甩手上的面粉,瓮声瓮气道:“不是那个,我犯愁的是别的,有件事比身上带空间还瘆人。”
“啊?”宋茯苓愣住。
“我一直没说这是什么朝代,因为我也搞不懂。
你们看,有酱油有铁锅,有葱姜蒜也能炒菜了,重点是还有玉米,就是玉米产量不高。没有红薯土豆西红柿辣椒,至少我记忆里没看过没吃过。”
钱佩英没听懂丈夫是什么意思,说这番话怎么就比身上带空间还瘆人了?但并不耽误她马上看向学历最高的女儿,虽然女儿是学哲学的,在这古代没什么用。
宋茯苓低头想了想分析道:“爸,有玉米应该是明朝啊,没有红薯土豆倒也正常,历史上本来就比玉米晚,辣椒西红柿那就不用提了,更往后。”
“问题就在这,关键它不叫明朝,它叫嘉佑王朝。你听听这名,我一个小升初都费劲的人,那也知道历史上根本没这朝代,听都没听过。”
“啥意思,”钱佩英惊愕了:“没有这个时代,合着咱们飘到真空里了?可咱们是真人啊,一掐疼。”
穿越、随身空间、再到架空王朝,宋茯苓倒是接受的快,只用几秒缓了缓就接着问道:“爸,您就直说吧,别怕吓到我们,这朝代怎么了?”
“我分析不太平,有可能要乱。而咱们连这是啥朝代都不清楚,你学过历史也白扯,不能提前预知灾祸,我担心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