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住你房,睡你床?

第19章 住你房,睡你床?

陈媛媛见王安刚面色太严肃了,所以她表现的特别老实巴交的。
她面色迟疑的开了口,小声的问道:“刚叔叔,您有事儿吗?”
王安刚看自己对面椅子上坐的陈媛媛,那一副“尊老爱幼,孝敬长辈”的端正姿态,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感觉自己心里头被寒碜的慌。
他心道,我这年纪明明比她大不了多少啊。
她怎么张口闭口的就是,“刚叔叔”?
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当然这样的想法也就只是他一瞬之间的心思。
光从他一本正经的外表上来看的话,陈媛媛无论如何是猜不准他心里头的想法。
“媛媛,我确实比你大不了多少岁,你不用叫我刚叔叔,直接唤我的名就行。我叫王安刚,今年才二十五。现在在部队里当连长。军衔为上尉。”
陈媛媛以前就是一个演戏的,而且还专门演女配角。
对于这部队里的军衔,还有男人喜欢的车和枪,她那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的。
军衔,她不晓得。
车和车标,她分不清。
毕竟,她买车的时候只求好看就行。
至于,男人们特别迷恋的枪支弹药啥的,她也不知道。
她只看得出枪就是枪的样子。
另外,她因为拍了那么一两部的特别神奇的抗日剧,所以她顶多就晓得叫“首长”“师长”啥的。
毕竟,她以往在那两部抗日剧当中,演的就是勾引首长,师长的敌对女特务。
还是那种专门以色勾人的女特务。
她的戏份不重。
到剧中露几个“妖艳贱货”样的面,她的戏份就彻底结束了。
所以,这军队里头的军衔,她就只知道首长和师长。
至于首长和师长这职位,它到底是多大的官,她真的不清楚。
她只知道按照字面上意思的话,首,就是头的意思。
就是最高位。
而师长呢,就是管理指挥一个师的首领。
至于一个师到底有多少兵力,她脑袋当中没有概念。
她只知道有很多很多很多人。
如今,当她亲耳听到“连长”这个职位,陈媛媛心里就想,应该是那种能管几个兵的人吧……
见王安刚一本正经的在她面前做了自我介绍了之后,就不说话了。
反而用那两只如同老鹰一样的锋利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看,陈媛媛在愣了一会儿神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过来。
“我、我叫陈媛媛,今年十三岁。目前已经初中毕业了。我,我无父无母,寄居他家,手上没钱没票,一日一餐,我现在就期望着自己快快长大。到时候也好出去工作,养活我自己。到时候我再找个好人家,把自己给嫁了……”
注意到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那眼神越来越凶了,陈媛媛就没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她声音越来越小,心里越来越虚。
没过一会儿,她自己就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了。
陈媛媛这会儿也是后悔不迭。
她也知道自己刚才是冲动了。
自己就算是对原主寄居的这户家庭有怨气,自己再怎么说,也不能把心中的感受都直接说出来。
毕竟,原主过去两年的遭遇,她就不信了,自己面前的这个大男人会不知道……
陈媛媛想着想着,最后在心里头骂了自己一句。
自己冲动了,自己大意了。
自己刚才的时候竟然犯了天真的毛病。
以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个兵,所以那心思会比他家里头的人正一些。
但是,她恰好就忘记了古代的一句古训,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他的父母,兄弟姊妹,侄儿侄女儿,都是那么一副德性,那么他其实应该跟这些人也差不多。
刻薄,悭吝,总是想着从别人身上榨出那么一点点的利用价值来……
不得不说,陈媛媛此时此刻受原主记忆的影响太深了。
也跟着着相了。
这日久见人心。
不管是原来的陈媛媛,还是现在的陈媛媛,她们都没有跟王安刚这个人实实在在的相处过。
就算是有一面之缘,那也仅仅是一面而已,绝不会是日久。
所以,陈媛媛内心因为王安刚的那些家人,就对他本人产生本能性的偏见,这着实对他来说有些不公平。
……
王安刚在部队里跟那么多人打交道,早就养成了一个七窍玲珑肝。
他这会儿又哪里看不出来,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姑娘那脸上的怨怪。
还要对自我遭遇的唾弃?
想到面前的这个小姑娘,小小年纪就要遭遇那些糟心事儿,还是自个儿的那些亲人造的孽,他心里陡然就产生了一种惭愧感和难受。
他放在膝盖上的两只拳头,不时的捏的紧紧的。
那上头的一股一股青筋,像是彻彻底底有了生命一般,时不时的涌了起来。
王安刚这会儿心情有点沉重,也特别难受。
他低头,垂下眸子想了想,最后抬起头一脸认真的对着陈媛媛道:“媛媛,过去两年都是我的疏忽,让你受了苦,是我对不住你。你看这样好不好?从今天开始你就睡在我这屋。我这床,……你也睡。至于钱和票,我每月都会给你寄过来,随你花。”
“王安刚,你是说让我住你房,睡你屋?”
陈媛媛一脸不可思议的问了这句话。
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眼前的这个汉子,竟然会想到这样的方式补偿她。
虽然,她心里头很高兴自己从今往后,能有一个特别私秘的地方睡觉了。
可是,她还是感觉得出,总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对劲。
至于到底哪里不对劲,她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来。
见陈媛媛眼睛都被惊的瞪圆了,眼中还时不时的闪过一道戒备,王安刚心里叹了一口气,神色当即松了松。
接着,他一脸认真的冲着她点了点头道:“以后这间房,就是你的了!只会给你睡,别的人都不能睡。另外,你从今往后每日都一日三餐,家里头再也不会饿着你,渴着你,担心你长不高。这事儿我会叮嘱我妈的。你别担心。”
瞧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男人,一本正经的说出这话,陈媛媛心里有些高兴的同时,不免也有些嘀咕了。
这男人,莫不真是良心大发现?
还是说,他是担心她这个人闹腾,所以,提前就准备用这些东西,想把她存的那个心给打消了?
毕竟,她这个人从来就不是一个能够忍气吞声的人。
她这个人恩怨分明。
有一是一,有二是二。
别人给她多少,她就还人家多少。
她原本还想着,要是这户家庭还像以前那样盘算着,得她的抚恤金却使劲剥削她的计划,那么过两天,她就亲自去泓阳钢铁厂跑几趟,找他们的领导,帮她主持公道。
到时候,他们这户家庭那是绝对要吃大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