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维护

第18章 维护

王腊梅这人常常就喜欢借着自己年龄最小,在家里头胡乱闹腾的。
属于典型的那种,没理也要搅上三分的人。
她这会虽然被自己的小叔叔,堵的说不出个什么道理来。
可是,她还是直接冲到了桌子边的那个架子床的下铺,抱着被子,躺在那里,一边翻过来滚过去,一边张着嘴大喊大叫道:“我没吃,我没吃!”
王安刚见了,没有直接开骂,而是转头冷冷的瞪了他身旁的三哥三嫂一眼。
一脸严肃的道:“既然她不吃饭了,你们今天就别给她留着!都是一个大闺女,总该要懂事一些了,还跟以前一样不知分寸,这出门在外的,那些个人都会在暗地里谈论鄙视,说咱们家不会教女!”
王安刚这会儿就只差指名道姓的说,看!这就是你们两个养的女儿,没教养的东西!
这话说的有点重了,当即就让他的三哥三嫂脸上有些立不住了。
毕竟家里头还有这么多的小辈们在呢。
大哥大嫂他们家的五个闺女。
二哥二嫂他们家的五个儿子。
……
小叔子(小弟)他这么不给我们面子,这是典型的不把咱们放在眼里。
王安刚是个聪明人,自然看出来了自己三哥三嫂,他们眼里头的不忿了。
王安刚见王腊梅这会儿不晓得看人脸色行事,还在那里滚着床,不断的闹腾,嘴里时不时的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他一个没忍住,大手当即就拍上了桌子。
咣当一声。
桌子上的那些锅碗瓢盆,当即就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碰撞的声音。
“王腊梅!你给老子闭嘴!你再胡乱闹腾下去,老子今天就亲自给你跑关系,让你做“铁娘子”去!”
王安刚此时说的铁娘子,那就是去做女劳模。
在这个年代,几乎每一个工人都想做劳模。
这是一种属于个人的荣誉感。
还特别的强烈。
成为劳模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
做的事要比一般人多得多了。
要能干,会干,苦干,巧干。
付出的艰辛和心血,要比那些普通的工人多得多了。
王腊梅这人活到十一岁大,那是从来没受过苦的。
她心里头对铁娘子这个荣誉称号没有什么概念,可她的亲爹亲妈,对于这个荣誉的认识,可要比她深刻得多。
腊梅这孩子才多大一点啊?
她怎么可能吃得那样的苦?
毕竟作为钢铁厂工人的子女的她,想要成为铁娘子的话,那就必须进厂,做跟男人一样的活!
扛矿石,碎矿石。
熔钢,轧钢,……
几百道工序中的话,王安刚他三哥——王安生敢拍着自己的胸膛打保证,这里头没有一道是自己的女儿能扛得住的。
就连他自己的婆娘——钱三妮,在里头坐的都是最轻省的活。
可就是那样最轻省的活,她每天下班一回到家之后,还在那里要死要活的念着。
让自己的侄女儿进钢铁厂,当铁娘子,有他这么当叔叔的吗?
这心也太毒了一些吧?!
王安生这个人是知道自己三弟的本事的,既然自己的三弟都这样发话了,那么三弟就很有可能说到做到。
王安生深怕自己的小女儿在胡闹下去,就真的不得不去做那劳什子“铁娘子”了……
所以,他这会儿突然就对着自己的小女儿凶了起来。
“腊梅!你快给我闭嘴!你再闹,你今天晚上就给我站到外头睡!从明天开始,你也不读书了。直接跟着你大伯娘,去棉纺织厂做学徒工去!每个月好歹能让你挣七块多钱!”
王腊梅一听自己的爸爸竟然说了这样的话,当即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那一脸不可置信的眼神好像是在说,“爸,你这脑袋没发烧吧?你没疯魔吧?”
王安生见自己的这个小女儿还跟往常一样,脑壳子不是那么聪明,他当即就在心里头叹了一口气。
然后继续朝她大吼了一句:“回你屋去!”
王安生这会也有些伤神。
他在心里头暗暗的道,这孩子……,都快要被自己的媳妇儿养废了!
媳妇儿她以往的时候,还总在他面前得意的说,自己的这个女儿长得漂亮又聪明,说话还特别的可人心。
可是这会儿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个小女儿,那是远远都比不上眼前的这个陈媛媛的。
他刚才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陈媛媛就是寄居在在他们家两年的那个陈媛媛。
同名同姓,也是同一个人。
他刚才那时候没有听错,也没有看错。
这陈媛媛今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浑身上下既然有了如此大的变化。
面相看上去,跟以前的有那么一点点都不一样。
气质以及性格这上头,跟以前相比,有了微微的差别。
王安生这个人虽然有耳根子有些软,性子有些懦弱,但是他的观察力实在是强。
他以往的时候就留心过陈媛媛,所以这会儿他在一番细细的观察了之后,立马就发现了陈媛媛本身的变化,但是他也没有因为这一点叫胡思乱想。
更不会想到自己眼前的这个他本来熟悉的陈媛媛,其芯子早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陈媛媛这会儿是不会读心术。
要是她会读心的话,她早就被眼前的这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那敏锐的观察力给震惊了。
……
一顿饭,一大家子的人安安静静的吃完了之后,大家伙们就一下子散去了。
今天,轮到钱三妮和王安生的大女儿——王香梅洗碗。
王香梅虽然只比她妹妹大上三岁多,但是,她这个人要有心机多了。
她这会儿见自家的小叔叔,特别的维护陈媛媛这么一个外人,她心里头不高兴之余,免不了也有了几丝好奇。
她觉得一个人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的。
凡是某人对某人的不计条件的好,那绝对就是在图谋!
她亲爸可是在她面前,说了无数遍这话!!
她亲妈也是。
所以,她觉得,小叔叔和陈媛媛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儿。
只是她现在并不知道而已。
王香梅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门外的灶边洗着碗。
而另外一边,王安刚直接带着陈媛媛,找到了最后的一间板房里头。
推开那层薄薄的门,进去了之后,王安刚就金刀大马的坐到了床边。
然后直接开了旁边小床头柜子上的收音机。
在收音机特别嘈杂的,乱流的噪音下,王安刚一脸严肃的指着旁边的一个小凳子,示意门外的陈媛媛赶紧的坐在那里。
他有事要问她。
陈媛媛见了,此时的表情同样的严肃。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一间平日里都被丁大妮锁起来的小房间,原来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专用的。
她当初见丁大妮那特别神秘的样子,还以为这间房是一间专门用来放杂物的库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