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麦乳精风波

第17章 麦乳精风波

注意到外头的陈媛媛都过了好几分钟了,竟然还不进来,正端着碗吃着面的王安刚陡然就放下了筷子。
然后噌的一声,从小饭桌子边站了起来。
在所有人的惊异之下,他一把拉开虚关着的门,对着还站着走廊上的陈媛媛道:“陈媛媛,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赶快进来吃饭!”
陈媛媛一听,虽然接受了他的好意,可还是一脸认真的向他连连摆手道:“刚叔叔,不用啦!我刚才的时候跟我朋友已经在医院里头吃了。还吃的是土豆炖肉呢!我吃的饱饱的,不用再吃了。”
王安刚听到这话,脸色变得极臭的道:“进来!”
看着王安刚说着这话的时候,那一张特别严肃冷凝的脸,还有那一双“你敢不进来”的眼睛,陈媛媛掂量了一下,心想,人在屋檐下,还是暂且低头的好。
接着,她便在钱三妮那一副惊疑的眼神之下,慢慢的走进了屋。
这会儿由于已经是傍晚了。
而整个筒子楼又是坐西朝东的布局,所以这会儿五楼显得特别的昏暗。
屋子里头虽然已经开了黄炽灯,可是很可能是因为灯泡的瓦数极低,也许只有5w,也许只有10w的钨丝灯,这会儿陈媛媛看饭桌边的那些人时,都看的不是大清楚。
她这会儿只注意到,半米宽,一米六长的饭桌边上,竟然挤挤挨挨的坐了将近二十来个人。
一边全是身处壮年的大人,一边全是半大的成人。
他们这会儿见王安刚连饭都不吃了就出去叫人,见他带进来一个叫“圆圆”的姑娘,他们心里惊讶之余,免不了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还没等在座的那些人开口表达自己的意见呢,这会儿王安刚突然就走到了一个上锁的大衣柜那里,从那里掏出来了一罐麦乳精。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下,王安刚一脸坦然的给陈媛媛冲了一大瓷缸杯的麦乳精。
然后,又把它交到了陈媛媛的手上。
“拿着!自己喝!”
陈媛媛都要被王安刚这个男人,这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举动给吓懵了。
这麦乳精,她可是知道一点点的。
这是风靡整个70年代的好东西。
寻常走亲访友,带上一小罐子这个去,那都是顶顶体面的了。
这会儿还只是64年,这个东西才刚刚出现没几年呢!
一般的人是搞不到这个好东西的。
……说不定,这东西还是王安刚的当兵的福利还是啥的……
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来的太珍贵了,所以,它便成为了王大伟他老婆,也就是这个家的实际掌舵手——丁大妮最重视的宝贝了。
这会儿,他竟然擅作主张的,把这个东西给她这么一个外人吃,到时候丁大妮知道了,到时候非得把她撕了不可!
所以,王安刚他……这是想要整我吧?
陈媛媛此时此刻心里头有些不确定的想到。
她之所以会这样想,那都是有事实根据的。
毕竟,在过去在他家的两年寄居生活里头,她可是从来就没有获得这一家人的好脸色的。
一天一顿饭,别想要多的。
当然,这户将近三十来人的大家庭,他们也就只比她每天多吃一顿而已。
她每日一餐。
他们每天两顿。
她由于不用做什么重体力活。所以,这每一餐,这户家里头的人就给她分配得非常的少。
原主本来就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一日一餐,根本就满足不了她生长的需要。
所以,她应该是活活的饿死在了泓阳市钢铁厂的大门口的……
陈媛媛接着又心道,原主没被骂没被打,每天只受了那么一点点的冷暴力,应该算是何等的幸运的事啦!
……
这会儿,王安刚瞧着陈媛媛一个人站在那里,手里端着那一杯麦乳精冲的热水,他当即就忍不住的催促了她一声。
“还愣着干什么?快喝。”
王安刚都这么说了几次了,陈媛媛就不敢不给面子了。
她觉得这麦乳精自己也从来没有喝过,喝一次试试看,也不太要紧的。
她把麦乳精放到嘴巴边的时候,还在想,这个东西的味道再怎么好喝,也应该比不上国外纯正牛奶的味道吧……
因为心里好奇,所以陈媛媛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脸淡定的喝了一口。
麦乳精入喉之后,陈媛媛还在嘴里轻轻的品了一下。
嗯……,味道很不错。确实是很香。
不过,这里头的香精和味精应该放了不少吧?
可是,这香味和甜味,她又感觉不大像……
陈媛媛嘀咕了一下,接着又喝了几口。
她正准备喝第四口的时候,这会儿坐在王安刚身边的王安生,突然抬起头动了动嘴皮子,似乎想说点什么。
然而,刚刚走进门的钱三妮立马狠狠的拉扯了他一下,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就啥都没说了。
此时,这个小饭桌旁边,放着两个高低有两层的木架子床。
每一个床差不多宽半米,长一米八。
看得出来,这样的床就是给家里头的人睡的。
钱三妮和王安刚的三哥,王安生两个,生的有两男两女,刚好能凑得上两个好字。
他们家的两个女儿,大的那个叫香梅,小的那个叫腊梅。
大的稍微懂事一些。
小的那个因为只有十一岁,所以就有些不知事儿。
王腊梅见自家的亲叔叔对一个外人,都比对她来的要强,她心里头的嫉妒心当即压都压不住。
尤其是当她注意到自己面前的陈媛媛,年岁明明比她大不了多少,可是这浑身上下穿的东西,突然变得要比她齐整好多。
她想了想,觉得陈媛媛这一身除了小叔叔能给她买之外,就没有旁人。
所以,在她对陈媛媛心生嫉妒之余,免不了在心里萌生出来了一种对陈媛媛发自本心的厌恶。
可鉴于自家的小叔叔,看起来特别的严肃,特别的凶,她现在也不敢当着他的面,直接到陈媛媛身上去抢。
所以,她突然咣当一声,放下自己手上的碗,然后冷哼了一声。
像是对着王安刚赌气一般,大叫道:“我不吃了!”
“哼!都是工人阶级,凭什么人家就可以吃得那么好?刚才的时候还说吃到什么土豆炖肉了,这会儿又喝咱们家的麦乳精,这日子真是过的比以前的地主都要强……”
王腊梅,这会儿还在读小学三年纪。
她最近听老师们讲课,讲得最多的就是工农兵无产阶级,彻彻底底的打倒了旧社会地主阶级的历史。
所以,她这会儿说的话也算是活学活用了。
王安刚听到自家的侄女儿,说出来的话不知轻重,他当即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这都是什么年代了,你还跟我说地主阶级?这土豆炖肉和麦乳精,都是咱们社会主义的工人自己生产的,也是给咱们工人自己吃的,什么时候给地主阶级去了?以往的时候,你难道就没有吃过麦乳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