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丧心病狂啊……

第16章 丧心病狂啊……

陈媛媛跟王安刚进了那个大院子了之后,这才发现这个大院子实际上比她想象中的要小。
有三个篮球厂大小的空地两边,竟然交叉分布着六座筒子楼。
这六座筒子楼里头也不知道住了多少户人家,这会儿应该是下班的时间,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的职工人员。
一楼的环境看上去不好。
大老远的都能感受到,他们屋子里头散发出来的潮气。
陈媛媛跟着一直都不说话的王安刚,径直的走向了后头的第五座筒子楼。
筒子楼的楼梯不宽,非常的狭窄。
也就刚好让三个人并排在上头行走而已。
王安刚不说话的时候,脸上看上去特别的严肃。
陈媛媛甚至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王安刚这个人性子太冷漠了。
以至于这栋楼里头已经有无数个人都跟他面对面了,他还是那么一副淡淡的,不爱搭理人的样子。
陈媛媛安安静静的跟着他,一口气上了五楼。
上了五楼之后,就径直的走到了那个半露天的走道里头。
这走道一点都不好走。
绝大部分的人都在自个的屋门口放的有炉灶。
有的也堆放锅碗瓢盆一类的东西。
有的则堆放一垛垛的煤。
这煤有煤球。
也有煤饼子。
也有煤渣。
陈媛媛往只有一米来宽的走道过身的时候,还发现有些家庭用的煤,是放在室内的。
陈媛媛经过那些居民家的时候,往那些开着大门的房间里,偷瞧了好久。
她发现了这里的每个房间,看上去都挺大的。
一个大通房。
有些人用木板子将房子隔成的数间。
有些则没有。
陈媛媛一眼望过去的时候,觉得这些房子差不多都有四十个平方。
如果一个人住在这样的空间里头,那用起来绰绰有余。
毕竟,一主卧一小厅,一厨一卫,四十个平方挺宽敞的。
但是这会儿陈媛媛已经注意到了,这每一个大房间里头,差不多都住了一整户人家。
一户人家好像都有十多个人。
有些还有二十几个。
……
王安刚这个时候已经带着陈媛媛,走到了这条走道的尽头。
“刚子,你回来了?你还没吃吧?哈哈,你要是没吃的话,那说明我回来的时间刚刚巧!快,快进来!我刚才替你做了一碗面汤。这汤料是用咱们妈今天买的大骨头熬的,闻着香的很呢!”
王安刚听了,轻轻地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径直的推开门之后就进去了。
陈媛媛见了,心想,我刚才都已经到医院里吃了。
既然这会儿是他们一大家子的人吃饭的时候,那我就要识相一些,不进去了。
这般想着,陈媛媛就站在走廊那里,没动。
反而一脸欣欣然的观察着这阳台的水泥栏杆。
看着这水泥栏杆之间的那空心的花纹,心想,这些东西都带有浓重的时代特征,都是老古董了。
看这上头的水泥风化的碎末就知道了。
……
陈媛媛一个人淡定的站在屋外,欣然自得,而先前招呼王安刚吃面的那个女人,这会儿见陈媛媛一个人站在这里,心里不免有些嘀咕。
这小姑娘是谁呀?
刚才的时候一声不吭的就跟着自家的小叔子过来,这会儿又一声不吭的守在自家的门外。
这姑娘莫不是小叔子他的爱慕者者和追求者吧?
可是,这爱慕追求人的方式,也太不靠谱了一些……
哪有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跟着男同志,到他家里去的?
这也太不矜持了。
王安刚三嫂子一边假意在炉灶上头刷锅,一边仔细瞧着背着她站着的陈媛媛,那一身的打扮。
这小姑娘穿的好看是好看,但是这些东西也着实太费钱了一些。
再说了,一个小姑娘家家穿什么袜子呀?
还穿着机器做的纯棉布白袜子!
呵呵,她家里头的人还真是舍得为她花钱!
自家小叔子的情况,她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自己的婆婆公公每个月都能从他那里得到四十多块钱!!
小叔子每个月挣那么多的钱,都舍不得给自己买上一双袜子,再对比眼前的这个姑娘,王安刚三嫂子钱三妮,当即就在心里头啧啧啧了好几声。
“这姑娘和我家小叔子着实不配!”
……
陈媛媛又不是一个没有知觉的人,她这会儿哪里感觉不到自己身后,那么一双快要把她的背心看穿的眼睛。
王安刚三嫂子,也就是这个叫钱三妮的女人,原主都跟她打了两年的交道了。
天天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原主可是非常的了解这个人的。
这人的性子非常的势利。
家里头哪个人有钱,她就说谁好话,拍谁的马屁。
都一把年纪了,三十几岁的人,还天天喜欢扎着麻花辫。
还一边一个。
长着一张长长的马脸,配上马脸上的那些像是星星一般的黄斑,再搭上她厚厚的如香肠一般的嘴唇,这人想不给人深刻的印象都不行!
陈媛媛微微的回忆了一下记忆,立马就知道了钱三妮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跟原主闹起意见来的。
钱三妮这个人有个弟弟。
叫钱得宝。
钱得宝二十多岁了,家里穷,又没有啥子关系,一直都没正式工作,属于那种一个月只有八块钱的学徒工。
还是在棉纺织厂搞搬运的学徒工。
一般的人家是不会找这样的老光棍汉做丈夫的。所以,钱三妮前些日子就把主意打到原主身上了。
一是瞧着她年纪小,不懂事,她弟弟要是把她给弄到手了,这娶老婆就不用再花钱了。
二是,原主嫁到她们家了之后,那原主的抚恤金,她家也可以分上一半。
就为这事儿,原主还跟她吵起来过。
王大伟和他老婆丁大妮自打知道这事儿了之后,就对着钱三妮这个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钱三妮被自己的公公婆婆,还有二哥二嫂,天天一顿挤兑了一番,从此她便恨上了原主。
时不时的给她穿小鞋。
家里头有什么活儿就指使她一个人来干。
要不然不准吃饭。
……
“这位小同志,这外面的天色也晚了,你是不是也该回自己的家了?再不回去,你父母可是要担心的!”
钱三妮一开口,陈媛媛立马回转了身,跟她来了一个面对面。
这会儿,陈媛媛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
她现在唯一的感想就是。
钱三妮这个人的眼神真的有点不好。
原主好歹也是一个跟她朝夕相对两年的人。
可她呢,这会儿偏偏不认得她了。
虽然说这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的,但是这效果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自己这会儿跟她面对面呢,她竟然真的一点都不认识了……
她除了无语之外,心里对“人靠衣装”这四个大字,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