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谁是谁的小媳妇儿

第14章 谁是谁的小媳妇儿

泓阳市这个地方的国营大厂,因为前些年搞大跃进的时候,这都养成了一个规矩。
那就是早上8点钟上班,下午6点钟下班。
包括作为整个泓阳市的经济支柱的钢铁厂,棉纺织厂,制衣厂,这三个大厂都是这样的规矩。
当然,这三个大厂里头的那些机器,一年到头下来都不停歇的。
所以这就需要他们内部的人员自我调整,该如何安排,该安排哪些人去三班倒。
今天很不巧,王大伟家里头竟然有七个人轮到了晚班。
所以,王安刚他亲爹和亲妈想跟他,一起吃上一顿晚饭都特别的艰难。
于是,一大家子的人商量好了,想着让王安刚他三嫂——钱大妮,来好好的招呼王安刚一顿。
……
陈媛媛跟着王安刚下了那个绿皮公交车之后,就拐进了一条宽约四米的小街道里头。
一进去了之后,陈媛媛并发现这街道的两边,有序的分布着一栋又一栋的居民楼。
每一栋楼都是一样的高度。
陈媛媛在心里头默默数了一下,发现它们竟然都是五层楼高。
陈媛媛感觉自己应该走了两百米了之后,便发现在前头带路的王安直接转了弯。
因此,陈媛媛又跟着王安刚拐进了这条更加狭窄的小街道。
没过多久,王安刚在一个大院子外头停了下来。
陈媛媛停下来之后,往前面一看。
发现这大院子里头有无数栋的筒子楼,高高的耸立着。
外头有两扇大铁门。
而大铁门一扇是开着的,另外一扇是紧紧的关着的。
这会儿,竟然还有一个看门的大爷坐在那扇开着的大门边上。
“刚子,你咋又回来了?”
王安刚跟那个老大爷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对着他道:“季大爷,我接人去了。”
那季大爷一听,准备继续问,你去接谁了的时候,他两只眼睛眼尖的发现,这会儿王安刚身后竟然站着了一个穿着打扮都挺体面,样貌也漂亮的小姑娘!
季大爷这个人是个鳏夫。
早年丧子丧女,中年又丧妻,这会儿也就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光棍汉。
他一个人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跟大院子里头的那些老太太们唠嗑。
琢磨着大院子里头谁娶了媳妇,谁又没嫁?哪家哪户最近又发生了什么事儿?是不是吵架干起来了?谁谁生的小子饿极了,还吃自己的屎了……
院子里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季大爷都把这些事儿说的个二五六来。
而有些人家里头的秘密,他更是如数家珍。
他太了解大院子里头的那些人了。也太喜欢打听这些是是非非了。
所以,他见王安刚这会儿带回来了一个漂亮齐整的姑娘,他心里头当即就琢磨开了。
王安刚这个人到外头当兵也十多年了。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这院子里头的人没有人说得清楚。
就连刚子他父母亲和兄弟姐妹们都没人清楚。
这事儿,他都已经找他们家里头的人探听了七八回了!还是什么东西都打听不出来。
他现在只知道王安刚这个人是个当兵的。
二十五二十六岁了!
还是光棍汉一条!
没对象,没家底,没军衔……
他本来还想着这汉子很有可能,随随便便娶个同是一个大院子里头的,可没有想到,这人一声不响的就把别家的小姑娘给拐骗过来了……
于是,自以为了解了王安刚情况的季大爷,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对着王安刚道:“刚子,你身后的这姑娘,长的漂亮又齐整,你把她带回家你爹妈会同意吗?你这小媳妇儿看上去也太面嫩了一些!我估计你这些日子里还得多等等呢!这会儿你俩要是同睡一个屋,你媳妇儿她说不定扛不住你呢!”
他话音刚落呢,陈媛媛眉头当即就紧紧的皱起来了。
她虽然待在这院子里头才生活了两年,可是这位开门的大爷的性子,她了解的很。
以往的时候,这位季大爷瞧着她不过是寄居在别家的孤女,总难为她。
进门出门的时候,还总不让她过……,有时候那嘴里还会讲一些不干不净的话……
总想着占原主的便宜!
嘴碎又讨嫌。
在原主心里,他可是比大院子里头的那些老太太们,要讨人厌多了!
这会儿,陈媛媛又亲耳听到季大爷,竟然当着她这么一个姑娘的面,说那些腌臜话,她心里头就特别的不痛快。
然而,她不痛快,她身边围着的那一圈等着进门签字的人,却觉得很是痛快。
他们听着起劲!
他们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这个年代里头都没啥子娱乐。
没有音乐听,没有小说看。
更没提那些精彩纷呈了电视剧了。
这个年代的绝大多数的人,晚上的娱乐生活,仅仅就是夫妻两人躺在床上造孩子。
你辛苦耕耘,我也辛苦耕耘。
你老牛耕田,我也耕。
筒子楼楼板本来就薄,墙体本来就不厚。
只要楼子里头有一家开始了晚上的夜生活了,其他家的人也会跟着蠢蠢欲动。
接着一整楼的人的声音,就开始起起伏伏。
有时候,有些年轻气盛的夫妇还会在暗地里较劲。
看谁的声音响。
看谁的时间长。
陈媛媛好歹也是在这个大院子里头生活了几年的人了,对于这些人的尿性也是了解的足足的。
他们不害羞。
也没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谈论那个事儿,很羞耻。
他们有时候反而还觉得,别人家的那事儿,听起来要更加的带劲!
尤其是当这些男男女女都听到了季大爷说的,“同睡一个屋,你媳妇儿她说不定扛不住你呢!”时,他们当即就不约而同的露出来了一个猥琐的笑来。
至于那些年轻的女同志,则笑得要委婉一些。
……
而有些上了年纪的中年妇女,看着陈媛媛的目光更是像看稀奇一样。
“呦呦呦!原来这是刚子带回来的小媳妇儿啊?就这样的小身板子,这有十八了吗?我怎么瞧着她只有我们家菊花的一半大啊?”
“……”
王安刚和陈媛媛这会儿陡然听到季大爷和这位大婶的话,都愣住了。
陈媛媛心里更是觉得有些奇怪。
刚才我好像没干什么吧?
而且我刚才跟他明明离那么远呢!
没有挨着他,也没有贴着他,更没有跟他有什么眼神交流,这看门的季老头儿怎么就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陈媛媛垂着眼皮子,心里暗骂,这死老头儿也真是龌龊!
联想到原主过去两年里头,听到这老头在她耳边说的那些不干净的话,陈媛媛没过一会儿竟然气红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