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混了一顿饭吃

第11章 混了一顿饭吃

马红霞跟陈媛媛同志聊了好长一会儿时间的天。
起初的时候,是陈媛媛说的多,后头则是马红霞说的多了。
马红霞这会儿都还没来得及吃饭,肚子饿的咕咕叫了,她才意识到这天色已经晚了。
于是,马红霞就拿着钱和粮票,想着带陈媛媛到医院食堂吃一顿。
医院内部食堂,对于自己人,那饭菜要比外头要便宜好多。
马红霞又不是一个只进不出的抠门鬼,这点钱是舍得出的。
于是,陈媛媛就看着马红霞从自己的柜子里头,拿了两个铝制的饭盒出来。
医院内部食堂食物供应还算是充足。
陈媛媛一跟着马红霞进去,就发现里头到处吃饭的工作人员。
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饭菜香味。
见到一个矮胖掌勺师傅的窗口空荡荡的没人,马红霞就领着陈媛媛径直的走了过去。
“蒋师傅,来四两白米饭,再各来一份土豆炖肉,和两个葱油饼!”
蒋师傅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长形饭盒,下意识的往马红霞身后的陈媛媛看了一眼。
陈媛媛对他礼貌的回了一笑。
蒋师傅见陈媛媛年纪小,但是身上穿的齐整,是个体面的姑娘。
蒋师傅当即就对着马红霞吆喝一声。
“马同志,这两份饭菜,总共是五毛钱,八两粮票!”
接过马红霞递过来的钱和票了之后,蒋师傅一边把饭菜打到她的两个饭盒里头,一边还不忘忙着打探。
“马同志,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呀?我的土豆炖肉给你留了可久了,就担心你不过来吃。还有跟着你身后的是你的妹子吧?真是长得跟你一样的俊!”
马红霞当即就笑着道:“嗯呢,是我认的一个小妹子。以后,她说不定会经常来。”
蒋师傅听了,心里头微微有些惊讶。等陈媛媛跟着马红霞端着饭盒走远了,他还举着掌勺,看了好久。
他心里头就纳闷了。
这大院里谁人不知,这马红霞同志是一个惯会用高眼皮看人的?
她跟院里的那些人的关系都只是一般,有时候有些人甚至都要受到她的埋汰。
就连他本人,曾经都被她毫不客气的奚落过一回。
她那一次竟然当着领导的面,说他手指甲不干净,黑乎乎的。
还说什么在做饭,掌勺打菜都应该讲究卫生,差一点就让她把自个儿的职位给撸了。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报复,给她小鞋穿。
可是,他其实也深知,马红霞这个同志是他得罪不起的。
毕竟,马红霞同志,她有一个当干部的好爹呀!
马红霞同志今天对待那个小姑娘如此热情,说不定那个小姑娘别跟她一样,也有一个当大干部的爹。
这样一想想,蒋师傅又狠狠的看了陈媛媛的背影。
他决定了,下一回这姑娘如果真的又来医院里吃饭的话,他一定要给她留下一个深刻的好印象。
不说其他的,至少让她每次来医院的时候,都能吃上一顿好的。
……
陈媛媛一边吃着人家铝合金饭盒的饭菜,一边跟马红霞聊天。
吃的时候,那是吃的满嘴的油。
她没有想到土豆炖肉这道菜,根本就不是光用水炖的菜。
而是先用厚厚的菜籽油,把里头的肉给炒了之后,再放土豆炖的。
所以,土豆泥拌饭,就特别的入味口。
“马姐姐,这土豆炖肉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陈媛媛是因为一开始就在空间里头,吃了几片土司垫了肚子了的,所以她这会儿吃饭的时候,去了是斯斯文文,秀秀气气的。
马红霞听了陈媛媛赞扬的话,挑了一边的眉毛。
心想,我这是拿最贵的菜点的。
一毛八分钱一份的土豆炖肉,一般人都舍不得花的。
毕竟,街上的国营饭店里头,卖的肉丝打卤面都只要一毛五分钱一碗。
要不是不想让你小瞧了,我也不会点这道菜。
医院内部职员吃饭都是叽叽喳喳,热热闹闹的。
哪里还有在病人前头那一副严肃认真的派头?
两人吃完饭了之后,陈媛媛就赶紧的跟着马红霞一起刷了碗。
水冲一冲,那碗里头也算是干净了。
吃完了饭,马红霞又跟陈媛媛坐在了饭堂里聊天。
陈媛媛这个时候也感觉了,自己好像是耽误了眼前的马红霞的工作了。
可是,刚才在吃饭的时候,她已经理清好了原主的那些记忆。
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这个时候,也就是一入夜了之后,整个城市都会全面禁严。
晚上的街道上到处都会站着,袖口绑着红巾带的同志。
陈媛媛知道,那一个个的都在那里抓特务!
夜里凡是有事儿的,走路的,还是坐公交车的,一个个的都需要配合那些监察人员,也就是民兵的排查。
查看某些人是不是从外头过来的盲流,是不是农村来的,有没有介绍信,以及其他的身份证明……
而她现在所在的红旗公社医院,离她所寄住的家庭——王大勇家,那还得有好长的一段距离。
坐公交车的话,一毛四分钱一个人。
一个是,她穷。
现在一分钱都掏不出来。
二个是,她身上没有任何户籍证明。
到时候遇见抓特务的了,一张嘴巴说不清楚。
所以,她这会儿就琢磨着了,自己该不该想这个才认识没多久的女同志,借一借……
陈媛媛咂咂嘴巴,最后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开这个口。
毕竟,才跟人家混熟就借钱的话,那印象会大打折扣的,以后说话的公信力也会随之下降。
今天晚上,自己还是回到307室暂住一晚也好。
毕竟,原主都在那里躺了那么多天了。而且一不小心给躺死了,可医院里头的人都没有发现……
这就说明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那就是这些值班的护士,工作没有她想象当中的那样认真。
根本不会一床一床的仔细排查病人身份的。
……
此时,307室的王安刚,已经站在第三床病床边很久很久了。
他像是一个已经在那里生了根发了芽,一下子就长成的大树一样,一动也不动。
他面色平静,心情却有些焦急。
他心道,陈媛媛那个姑娘还是个孩子呢,就算是贪玩的话,怎么这会儿还不回来?
难道她刚才的时候就已经出院了吗?
可是,那黄家人再怎么好心,也不会送钱给这小姑娘……
……
而郭副主任和老何这个时候这有个外人在,心里头也有些不自在。
毕竟,王安刚这个人个子高高大大的。
像是一个木桩似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话也不说,事也不错。
给人的压迫感太强了。
郭副主任和老何在昏暗的灯光之下,悄悄地对视了一眼。
最后,老何开了口道:“小王同志,这会儿那小姑娘应该是去吃饭去了吧……,毕竟,她都躺在床上好几天呢,没吃没喝的。”
“我侄子应该给她送了几顿饭。”
王安刚转身说了这话,就径直的离开,去医院的食堂找人去了。
老何听了,在王安刚背后冷笑了一声。
原来那个嘴馋偷吃的男娃儿,还是你们家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