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一个人脉

第10章 第一个人脉

“小同志,你可是找对人了!别看我年纪轻,可我文化高啊,现在就已经是这里的护士长备选人了。这病人的病历这一块,可都归我负责。你现在就可以跟我说一说,你想找哪个人?”
“至于你刚才问的出院流程?还有什么领导盖章啥的?”
“那都不是你该担忧的事儿!咱们医院的病人出院没有流程!有单位的直接拿着记账单找单位!没单位的就要先交完钱再看病,看完病之后,他们一般还有多余的钱存在医院里。我们不担心他们什么时候走人!”
陈媛媛听了这话,当即就认可似的点了点头。
原来这泓阳市里头凡是有单位的职工,去医院里看病一般来说是不花钱的。
只需要去单位领一张记账单即可。
当然这仅仅是对于国营单位的干部来说是免费。
对于一般的员工则只能报销一部分。
这医院里头开了什么药,记账单里头就填什么。
绝对不会出现医院和病人串通,搞国家钱的事儿。
毕竟,单位报销之后,会有第三方单位和第四方单位在年底查这笔账。陈媛媛想了想,觉得这国营单位福利还挺不错的……
接着,陈媛媛也没有啰嗦,直接道:“马同志,我想看一看307室的第三床,到底是个什么问题……”
“307室……”
马红霞立即就开始翻开了病历本。
她坐在桌前找了一会儿之后,立马就拿出了一垛蓝色的厚厚的复印单过来。
马红霞照例问了一句,你跟307室的人,是个什么样的关系了,陈媛媛含混说了几句。
马红霞听到陈媛媛说话时,一副含含糊糊的样子,她当即就笑而不语起来。
正好趁着马红霞热情,陈媛媛又趁热打铁的提出,她想亲自看一眼307室的那几张记账单子。
这事儿是小事儿。
马红霞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答应了。
陈媛媛没管自己前头同是307室的那个叫郭怀德的单子。
还有一个叫何啥子的,陈媛媛一下子翻得太快了,没把他的名字给看清楚。
陈媛媛翻到第三张单子的时候,总算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自己先前所睡的那个307室第三床,姓名,黄芳丽,于1964年10月25号上午9点就医。
11点钟,输液葡萄糖盐水一瓶。
10月25号下午1点,输液葡萄糖盐水一瓶。
出院费:1角。(已于当天出院。)
花费共计,4角8分钱。
签字人:泓阳钢铁厂一号轧钢车间工人黄忠实
陈媛媛亲眼看到了这个记账单的复印件之后,她先是愣了一下。
但是很快又想到了一些什么。
马红霞护士见陈媛媛一个人看的特别认真,她当即就有些好奇的问道:“小同志,你怎么了?你是要找这个叫黄芳丽的人吗?”
陈媛媛听了,心道,我哪里认识这么一个人啊?
她觉得,这黄忠实应该是那一个送她到医院来的好心人的名字……
不过想虽然是这样想,但是看得出来,陈媛媛脸上是微微的有些不自然的。
马红霞见陈媛媛这样,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记账单上头写着的四角八分钱。
陈媛媛见了,也淡定如常了下来。
她嘴角带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确实是来找她的。我跟她是同学关系。前几天就听到她病了,所以,我心里头有些担心……,虽然平日里没跟她讲过几句话,但好歹跟她同学一场,也是志合道同的同志,所以,这几天她不来上学的时候,我心里头难免也会……”
马红霞见此,微微的笑了笑,也没有开口多问。
毕竟在她看来,这同学关系,能有多好?
她可是知道的她的那些同学的。
有些人为了争到留在大医院的名额,那一个个都在暗地里打破了头。
打小报告,都是常事儿。
有些人甚至恶心到,污蔑人家是敌对分子,是潜藏多年的特务。
硬是把别人整的头破血流的。
都是恶心至极的东西!
她马红霞虽然有时候是势力,有时候确实是有些会巴结人,可是她从来都不会为了一个还没有得到切实消息的工作,就跟别人斗的个斗鸡眼似的……
陈媛媛是个对别人的情绪特别敏感的人。
她见自己面前的这个马红霞一时之间脸色变换得飞快,也不知道心里头在想些什么,她想了想,当即就露出了一个真诚的微笑。
她心里觉得吧,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年代里头,总得认识那么几个人……
这人脉都是靠拉关系,一点一点的发展出来的。
陈媛媛这会儿也没有吝啬。
可是直接从兜里(其实是从空间里头的那个沙发茶几上)拿了一把大白兔奶糖出来。
“姐姐,麻烦你了。你吃!”
马红霞一看自己手里头差不多九个大白兔奶糖,她心里头当即就暗叹了一声,果然!
这大白兔奶糖,从59年就开始在上海卖,而且卖了好几年了,到目前为止它可是卖的可是相当的俏!
听说这大白兔奶糖的原料,都是按计划配给,一天只产两吨糖,所以大白兔奶糖显得弥足珍贵。
一般一家人过年才会吃一次。
就连她们家也是!
她可是听过自家亲戚一个说法了的。
说是七粒大白兔奶糖能泡出一杯牛奶!
……
也难怪她们这泓阳市的供销社,现在这大白兔奶糖都要卖两毛钱一粒呢!
贵的要死!
她虽然也知道上海卖的大白兔奶糖,要五块钱一斤。
一斤下来,差不多也就三十多粒。
卖两毛钱一粒的话。
供销社也赚不了多少。
但是,这个东西真的很贵。
一般的人家是吃不了的,也买不到的。
毕竟,上海都限供!
一般的上海人也抢不到。
而自己眼前的这个穿着体面小姑娘,这会儿竟然一给就是一把,可见,这就是个不差钱的主!
这样一想,马红霞对待陈媛媛的态度就更加亲热了一些。
毕竟,这小姑娘一下子就给了她一块八毛钱呢!
她虽然不稀罕这一块八,可是她以为乐意交上这样的朋友的。
陈媛媛见眼前的这个二十来岁的姑娘,跟她“投缘”,她当即就胡说八道了一些大城市的那些事儿
北京,上海,陈媛媛基本上都讲的头头是道。
比如北京故宫博物馆,天坛,中南海警卫员,还有天安门城楼上的***……
陈媛媛那一副“我说的都是真的”那种笃定感,和带着一种缅怀激动又难忘的神情,硬是把马红霞说的一愣一愣的。
感觉到眼前的马红霞对她的话,信服了一大半,陈媛媛当即就刹住话匣子,对她一派正经的做起了自我介绍来了。
“马红霞同志,你别看我年纪小,可我却是一个特别喜欢找志同道合的同志做朋友。我自打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发现我跟你特别的投缘。我相信我们以后一定会成为志同道合的好同志和好战友的。虽然我的这个自我介绍做的有点晚了,但是我相信,这并不会影响我们的同志之情。马红霞同志,我姓陈,名媛媛。你以后叫我媛媛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