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先敬罗衣,后敬人

第9章 先敬罗衣,后敬人

一从里面出来,陈媛媛立马就发现了一个让人十分惊喜的事实。
那就是她现在穿着的一身衣服,就是她刚才精心挑选出来的那一套特别土气的黑衣裳。
而她脚下也是刚才的一双老北京的黑面布鞋。
“怎么一回事儿?我刚才进那套房的时候,是我整个人都进去了吗?”
陈媛媛只要一想到自己现在整个身体都能进去,她心里也就开心的不得了。
好好好!
太好了。
我竟然有这样的穿越福利……
那自己以后就不用愁了。
至少不用愁这些卫生问题了。
上厕所,洗澡,洗衣服……,她感觉自己根本就适应不了。
尤其是一想到那个一排一排的旱厕,陈媛媛就隐隐的有了一种反胃的感觉。
她才不想看人家到底是怎么拉屎的……
也不想听别人拉屎拉尿的声音……
……
只要一想到自己不用受这种苦,这种罪,陈媛媛嘴角的笑那是压抑不了。
陈媛媛这个时候是藏在树林当中的。
她悄悄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夜光表。
发现这个时候也才下午4点57分。
陈媛媛心里大为惊异起来。
难道这现实的时间,和自己空间的时间不一样?
自己空间里头的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而这现实空间竟然只过了十来分钟而已。
陈媛媛这个时候,心里头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空间应该有什么大秘密。
只等她慢慢将它们发掘出来。
……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这人身上的衣服穿齐整了,穿得体面一些了,那整个人的精气神就不一样了。
再说了,增广贤文当中有句话说的特别好。
先敬罗衣,后敬人。
陈媛媛敢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证,自己刚才的那一副浑身上下沾满了屎味的屎壳螂样,是个正常的人都会看着不顺眼的。
但是现在换上了这么一身衣服了之后,至少别人看她的时候,不会随随便便的给她脸色看了。
……
陈媛媛于是就这么一副打扮,去了一楼的那些办公室,找医生们去了。
好像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那些个医生要么是回家了。
要么就是吃饭去了。
总之,陈媛媛现在一个医生都没有找到。
她在一楼的大厅转悠了好半响。
总算是看到了一个年轻,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女护士。
她这个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个装着碘酒的黑色小瓶。
她此时身穿着的,是一套干净利落的蓝布衣裤。
脚下穿着一双蹭光瓦亮的方头粗跟的平底皮鞋。
走起路来还蹬蹬蹬的直响。
从她那高高扬起的头看得出来,这个护士应该还是挺得意自己的这一双新皮鞋的。
陈媛媛注意到这个细节了之后,先是拦住了她。
在她有些不高兴的目光之下,她先是礼貌的跟她打了声招呼。
接着,她又摆出一脸特别真诚又特别欣羡的目光,对着眼前这年轻的护士先是背了红宝书的名言名句道:“***说过,整个革命历史证明,没有工人阶级的领导,革命就要失败,有了工人阶级的领导,革命就胜利了。”
后头便直接赞扬道:“这位同志,你现在穿着脚下的这一双皮鞋,看上去特别的有精神!比我们工人阶级在给国家做建设的时候,还要精神,还要有劲!这皮鞋还真像我上次在上海的百货大楼看到的那一双!那可得要四十多块钱呢!”
陈媛媛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大,却也不小。
硬是让来来往往那些人停驻在了原地。
他们不管是病人也好,还是那些护士也好,一个个都笑了。
他们也是第一回听到这样比喻的。
真的引人发笑。
接着,一个个的又条件反射性的,用那种如同探照灯一般的眼神,猛的射向了那年轻护士的脚下。
四十多块钱的皮鞋?
不得了啊,不得了!
这皮鞋怎么这么贵啊……
当然,这是一般进城看病的农民,心里头的想法。
而其他同为护士和医生的那些人,他们的目光不免就带着一丝丝隐晦的比较出来。
……
其实,马红霞这人这些日子在医院里头总感觉有些郁闷的。
她今年高中毕业之后,就靠家里托关系分配到了这个红旗公社医院。
她自打进了这家医院,她就发现自己整个夏天过得痛苦极了。
只要去那臭不可闻的厕所一回,她屁股上立马就被蚊子叮出几个大拇指还要大的大坨。
那蚊子又毒又狠。
让她都把自己屁股都抓出血来了,可她还是痒。
另外,她只要去上一回,就要被恶心一回。
那厕所从来就没有被冲过,都是等上一个月才有一群黑不溜秋的农民来挑粪。
这弄的她整个夏天都是坐立难安的。
本来就有些嫌弃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土,还有脏。
还有破。
尤其是那病房,那厕所,她去过三回就没有去第四回了。
有尿有屎都得憋着回家去。
家里头独门独户,还有独厕,用不着跟人一起上。
她心里早就对这里不满了。
因为她总感觉这里跟她向往的大城市,比如上海还有北京差距太大太大。
……
马红霞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好久好久。
如今她见周围的人那羡慕至极的表情,她心里头舒坦的同时,不免有些鄙夷。
可是这会儿她看向陈媛媛时,又都带一丝丝探究和欣赏。
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看上去特别稚嫩的小姑娘,有这样的眼力,这就说明眼前的这个姑娘,家里头应该有几个有本事的人。
不是她父母,就是她叔伯。
毕竟脚下的这一双新皮鞋确确实实托人从上海买来的。
虽然没有四十多块钱那么贵,可也花了她三十多块钱!
而去上海的国营百货大楼,可不是她们泓阳市的一般人能去的。
再说了,这小姑娘竟然如此清楚上海的一双高档皮鞋的价格,那说明她至少是想过,要去买一双的。
如此一想,马红霞看陈媛媛的目光就更加有些不一样了。
她这会儿竟然主动的对着陈媛媛亲近了起来。
她先是跟陈媛媛拿了一个自我介绍,后头她就直接把陈媛媛引到自己的值班室。
还给她用搪瓷缸倒了一杯热茶。
陈媛媛见机,跟她寒暄了几句之后,就直奔主题问道,这病人出院的流程是个什么样的。
该找谁?
要不要盖章?
马红霞听到这话,呵呵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