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奇臭无比

第7章 奇臭无比

王安刚这十多年里头可不是白混的。以前当过小兵,出生入死之后屡立战功,后头又机会抓住时机,给陆师长他当过警卫员……
后头又……
虽然后头走的是顺风顺水的,在前面一段时间,也是吃尽了别人在暗地里刁难他的苦头了的。
他刚才的时候也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个叫老何的,是认识他的。
虽然他现在不认识这个老何。
可是,他心里隐隐的感觉出,出了这红旗公社医院,他们俩之后还会再见面的。
他就是如此笃定,就是对自己的判断力有信心。
……
王安刚进了屋之后,他立马就发现了,整个307室竟然就没有一个可供人坐下来的凳子椅子。
他觉得自己现在,除了坐在病人睡的病床上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坐下了。
于是,他跟郭副主任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走向了最里头第三床病床。
一过去,王安刚就感觉那床上的味道有些冲鼻。
一股潮湿的霉味儿,一股恶心的腌菜味儿,还有一股子说不来的怄臭味儿。
酸菜中带臭脚的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牡蛎味儿……
那味道真是复杂极了。
王安刚本来还想坐过去的动作,就那样僵在了那里。
身体僵硬的同时,心里头免不了产生了那么一丝丝对陈媛媛的小意见。
一个女孩子家家竟然这样不讲卫生,这样的地儿怎么能睡成这样……
也难怪自己的父母说起她的时候,满脸都是写着烦躁和不安。
……
而此时此刻的陈媛媛,真的感觉自己受苦受难了一回。
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才一刚刚出门,立马就感受到了那股迫不及待的尿意。
她脑海中仔细一想,发现这些天里头没人给她送饭,有没有人给她送水。
她一直都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
连着三天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原主很有可能就是那样活生生的被饿死的……
直到她穿了过来……
不,她觉得自己应该叫做借尸还魂。
她进入这身体了,整个身体的机能再一次的重启了。
所以,她陈媛媛就感觉到自己膀胱里头那紧迫的尿意了。
陈媛媛此时此刻没有想其他,先是在三楼逡巡了一下,硬是没有找到厕所。
她接着就憋着尿,急步走到了二楼。
二楼转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厕所。
等她疾奔到了一楼的时候,她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头,发现了,一个白色粉笔写着的“女厕”的水泥墙。
她这个时候二话不说,直冲了一进去。
一冲进去,陈媛媛当时就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快要失灵了。
好骚的味儿!
好臭的屎!
简直就是奇臭无比啊!
于是,陈媛媛进去了之后,二话没说就用自己右手的两个手指,紧紧的捏紧了自己的鼻子。
陈媛媛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见到这样的旱厕。
这旱厕太彪悍了。
就两条长坑。
然后每隔一段距离,就用半米多高的水泥墙拦住。
陈媛媛感叹了一声,真是有时代特色了之后,便赶忙往里头走。
直接越过几个有人的位置之后,陈媛媛毫不犹豫的走向了一个空位。
然后,陈媛媛就那样直接脱下裤子就开始解放自己。
她使劲嘘嘘的时候,根本就没敢往那坑里看!
因为她不用看就能猜出来,下头肯定有一大堆的屎。
因为,那股臭味劲能熏人上头。
陈媛媛感觉自己现在眼睛都被熏的好疼。
根本就睁不开了。
陈媛媛直挺挺的端着身子蹲着,脖子也伸的长长的,努力憋着气。
一张面黄肌瘦的小脸蛋儿,硬是被她憋的通红通红的。
她抬起头嘘嘘了好一会儿。
正当她嘘嘘完,心里小松一口气的时候,她猛然之间看到自己前面,竟然就那样站起来了几个白花花的大屁股!!!
嗬!
陈媛媛两只眼睛当即就瞪圆了。
差一点就成了陈圆圆。
陈媛媛清楚的注意到最前头的那一个,上头长的两颗大痣的大屁股,竟然还使劲的对着空中甩了好几下。
甩完了之后,这人还扯起喉咙大咧咧的喊道:“儿媳妇儿,俺没带草纸!”
陈媛媛听了,差点没敢继续看!
我的老天爷!
你这是要破我的三观啊!
屎都不擦,你直接甩?!
都啥人啊你……
陈媛媛心里哀怨了一声,忙捂着自己的眼睛。
也不啰嗦,直接忍住害羞站起来。
然后用腰上的绳子,把自己那一点都没有弹力的裤腰带捆起来。
她穿完了之后,二话不说就往外头跑。
特么的!这里实在是太臭了!!!
陈媛媛都要被这熏人上头的味儿,给熏哭了。
陈媛媛一口气奔出去几十米,感觉自己离那味儿远远的了,她才慢慢地停下来。
好不容易喘匀气了之后,她便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
她怎么感觉自己的身上,现在也有了一股那臭味了……
陈媛媛下意识的低头,闻了自个儿胳膊上的那味儿,还有胳肢窝的……
呕!呕呕……
好臭!
这一股从厕所里感染到的恶臭味,竟然比她身上原来的那股酸臭味还要臭!
好难闻……
陈媛媛本来就是有个轻微洁癖的人。
爱干净。
当年她跟着剧组到影视城拍戏的时候,就算是加班加点,她还是会在夜里挤出时间,让自己泡上一个香香的花瓣澡,松泛松泛。
她这会儿感觉到自己像是一个浑身上下沾满屎的屎壳螂了,所以她站在原地有些无所适从。
怎么这么臭,……怎么办?
怎么办?
我现在又应该到哪里去洗澡?
这么臭这么脏,让我怎么见人啊……
这里有没有澡堂子?
有没有专门的浴室?
就算这些都没有,那有没有单独开辟出来的隐私性比较强的厕所?
陈媛媛此时此刻,心里有一股特别急迫的愿望。
那就是洗澡!
很有可能是命运没有抛弃她,就在陈媛媛想要洗澡的愿望特别特别强烈,强烈到她快要魔怔的时候,她陡然发现自己竟然进入到了自己的那个大房子里头。
“不会吧?我怎么这时候进来了?刚才的时候我明明没有闭眼一分钟啊……”
陈媛媛虽然心里头有些纳闷,但是她那身体还是特别诚实的往自家浴室里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