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王安刚

第6章 王安刚

可是心里头再怎么不舒服,他都得憋着。
谁叫人家是干部,而他也就是一个钢铁厂普普通通的工人呢……
而且,还是当了一辈子的临时工。
老何门打开了之后,人都还没有看清楚是谁,他嘴里下意识的就喊了一句,“请进!”
随着话音刚落,那门脚有些掉木屑的门,当即就发出了吱呀的一声刺耳声响。
老何定睛一看,发现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年轻人。
年纪看上去不是很大。也就二三十岁的样子。
面上虽然黝黑,但是从他那明亮的眼神当中看得出来,他这个年轻人精神头十足。
虽然,……
……
老何作为一个眼睛老辣的人,他出于习惯性的思维和动作,在给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一个大致印象了之后,下意识的就开始猜测起他的身份了。
他先是用挑剔的眼神把他从上瞟到下,再从下瞟到上,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
最后,老何就在心里判定出,眼前的这个年轻后生应该是一个当兵的汉子。
因为他现在穿着的一身草绿色军便服,那绝对是军队里才有的。
他外表上不是长得很俊秀,至少在他看来,没有他在钢铁厂看到那些厂委里头那些戴眼镜的干部好看。
但是,他这会儿浑身上下散发的那种气质,倒是让人敬之畏之。
此时此刻的老何也不知为何,神态竟然逐渐的凝重起来。
因为他能看得出来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气度沉稳,像是从尸山血海中归来。
那漠视生死,冷峻果决的气度,让那些凡是见过他的人,不敢忽视。
……
此时此刻的王安刚早就维持不住那僵硬的笑意了。
他这个人在部队里不经常笑的。
他要不是担心那个暂住在他们家的那个女孩害怕他的话,他才不会摆出这么个笑脸来。
王安刚利落的向老何问候了几句之后,便直截了当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老同志,你好!我叫王安刚,是来找陈媛媛同志的。”
老何一听这话,当即就拧起了眉头。
“你找谁?陈圆圆?”
老何想了一下,当即继续用自己的身体把门与墙之间挡的严严实实的。
而且还十分不礼貌的,再一次把他上上下下的来回扫视。
王安刚虽然对此,心里感觉有些不愉。
但是还是若无其事的露出了一个微不可见的笑意,还轻轻的点了点头。
老何见到王安刚竟然对他笑了。
他心里头当即就暗骂了起来。
“装!还装?!跟你那个死老爹还真是一个臭德性!”
老何在心里骂完了之后,当即还一脸惊疑的望向现在舒舒服服坐在病床上的郭副主任道:“郭主任,……咱们的307室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人?”
郭副主任在厂里也是干了好几十年的干部了。
他是晓得老何这个人的性子的。
虽然这老何看上去不起眼,只是厂里头看大门的临时工,可是他这个人好强就强在他生了几个好女儿,还有几个好女婿啊!
因为凭借这个,以前的时候这老何就喜欢站在门口,去刁难那些想进厂的外地人。
……
像老何这样的,想给自己弄上一点额外的好处,他郭怀德非常理解。
可是,这个老何也不想一想,现在他们所处的地儿是个什么地方。
这可是红旗公社医院!
可不是他们泓阳钢铁厂!!
所以对于老何这种有点油水就想刮的人,郭怀德他彻彻底底的无语了。
无语的同时,他又觉得好气又好笑。
他见门口穿草绿色军便服的汉子,这会儿两只眼睛像只鹰似的,紧紧的盯着他。
郭怀德当即就在心里暗骂,好你个老何,净会惹事招事儿。
郭副主任虽然嫌老何这人麻烦,但是他自诩为国有大钢铁厂的组织部的副主任,根本用不着怕谁。也用不着担心自己得罪谁。
所以,虽然他被王安刚的眼神看来浑身上下有些紧张,但是他还是端住了。
他不温不火对着王安刚轻声道:“这位同志你刚才说的什么叫陈媛媛的同志啊……,我们不认识。不过,这几天睡在第三床的,还有一个十几来岁的小姑娘。同志,我不知道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人……”
老何一听,当即笑了。
“郭主任,我觉得应该不是吧……,那个小姑娘在王大伟家,不是一直都被唤作八妮子吗?虽然,她确实是姓陈,可是她应该叫陈八妮吧……”
王安刚听了,下意识的拧了一下眉头。
他见自己面前的这个被叫做是老何的老汉,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就用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他,现在的话,他看他的眼睛里又时不时的闪过一丝恶意。
于是,他便懒得跟眼前的这个人说话了。
而是直截了当的说道:“同志,我爹就是王大伟!我叫王安刚。既然我要找到小姑娘就在里头,那我就进去看望她。”
说着,王安刚大门一推,直接绕过那身材矮小的老何,走了进去。
老何见王大伟的小儿子竟然这样不给他面子,他心里头不禁冷哼了一声。
哼!
是个当兵的,就了不起呀?
那筒子楼里头,又哪个不晓得你们那一大家子的破烂事儿?
哼!
你爹见了我都还得,客客气气喊我一声呢。
你呢,见了我就这样老同志的喊……一点教养都没有。
……
老何这个人其实早在王安刚对着他搞自我介绍的时候,他就认出了他到底是谁了。
不过,他们一大家子的人平日里都跟王大勇他们家有矛盾,两家人之间闹的意见还大得很。
所以,他刚才的时候一直都是,故意装作自己跟这个姓王的不认识。
再说了,他也知道眼前的这个王安刚一直都到外头当兵,他本人其实也没有跟他见过几次面。
毕竟,这个叫王安刚的小伙子这十多年下来,他也只见过他几回。
他可是亲耳听过他亲爹亲妈说了的,说他们家的小儿子可是白养了。
这逢年过节的都不回来一趟的。
一年到头下来,都不会在家里头露一个面。
还说什么十三四岁就出去当兵了,这十多年下来,一直在外,除了会定期寄点钱回来,家里头的那些事儿他还一点都帮不上忙的。
王大伟那两口子这十多年里头,无论是说过的话,还是做过的事,他何保真可是记得最清清楚楚的了。
他可以说,整个筒子楼里头住的人家,没有哪家哪户哪一个人,比他更清楚王大伟家里头的情况!
都是几十年的邻居了。
还是门挨着门的邻居。
他何保真如果不清楚的话,那他就是个大傻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