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传染病?

第4章 传染病?

然而,她努力了半天,还是没有把那扇大铁门给打开。
于是,陈媛媛开始到处找出口。
可是那些窗她也打不开。
不管是使劲推,还是使劲砸,通通都没用。
那些玻璃窗和大门,一点事儿都没有。
陈媛媛弄到最后,她累了。
她气喘吁吁的坐在沙发上,猛的喝了一口矿泉水。
她低垂着眼睛,在心里头暗道:“难道自己一辈子都要被困在这屋里头了吗?”
要知道,她这个人虽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囤物癖,家里囤积的粮食水都比较多,但是这些东西顶多让她用五年。
根本就撑不了一辈子。
想到自己以后很有可能被活活的给饿死,陈媛媛又累又气。
她在脑海当中想了无数的往事,又想了无数个解决现实问题的办法。
可是,这些根本就无用。
陈媛媛这个没有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去尝试那些,一听上去就不靠谱的东西。
比如嘴里头直念叨,阿里巴巴开门,芝麻开门。
她又尝试了一下,“我要出去!”“我不想待在这里,”……
屋里头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最后疲惫至极的陈媛媛在冰箱里头,找了一袋吐司出来吃了之后,两只眼睛紧紧一闭,睡过去了。
她决定,什么事儿等自己睡了一觉再说。
然而,等她一觉睡醒来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躺在了那个锈迹斑斑的铁架子床上。
她深呼吸一口,然后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闭上了眼睛有将近十分钟了之后,她再一次的睁开了眼。
接着,她又用自己的手心紧紧的抓住床单。
等她连续试探了好几次了之后,她终于发现自己进出那一个屋子的秘诀了。
她根本不用说什么。
她只需要紧紧的闭上自己眼睛就能进去那里。
然后,从那里出来,也只需要紧紧地闭上自己的眼睛一分钟。
现在的她完全可以确定,自己从那里进进出出的是自己的意识。
自己的意识可以在里头自由的活动。
可以吃可以喝。
在里面可以做任何事。
当然,她刚才也试探了一下,自己能从那个空间里头,把食物带出来。
也可以把食物带进去。
她刚才就用一块小饼干试了。
一想到自己有空间里头的那些东西做补偿,陈媛媛嘴边的笑意压都压不住了。
天无绝人之路啊。
真好!
真好!
她真的很好。
陈媛媛将自己藏在被子里头,在那里偷偷的笑,又偷偷的哭。
还没有等她这种情绪当中调整过来的时候,她便亲耳听到,同处一个房间的另外两位病友,此时此刻的交谈声。
……
“老何同志,你不要紧吧?要不咱们请护士同志来看一看?”
郭副主任关切的问道。
他就不明白了,这老何刚才的时候,也就让他关个窗户而已。
这人一关完窗户了之后,就表现得突然像是得了一场大病似的。
两只眼睛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萎靡不振。
郭副主任心里头很不理解,以为他这是拿乔。
所以虽然嘴上说的是关切的话,实际上他心里头指不定怎么想。
当然,这门窗一紧闭,307室里头要安静许多,也就比刚才吹风的那会儿要暖和了许多。
老何这个人真还不是拿乔。
并不是因为自己刚才做了那么一点点的事,就觉得自己的身边人对不住他了。
他也没想过,就凭借这么一点点的小事,就让郭主任领他的人情。
他这个人之所以现在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那是因为他年纪实在是,有些大了。
虽然这只是初秋。
可是,外头那些寒风吹到身上的时候,还是挺冷的。
老何现在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年人,大病初愈的他根本就受不住一丝丝的寒冷。
老何的病情,在前几天,可以说是这三个人当中,最重的。
前一段时间的时候,他这肺炎才有了一些好转。
可是,刚才对着开着的窗户迎着风吹风,还是把他给冻的不轻。
他现在总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有一条虫在爬似的,有一丝丝的痒意。
他想咳嗽,可就是咳不出来。
那个不上不下的感觉,让他现在憋屈极了。
老何躲在自己的被窝里头,躲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原本被风吹的冰凉的四肢,才有了丝丝热气。
感觉自己身体比刚才说要好受多了,所以他连忙从被子里头伸出自己的头来。
然后一脸认真的对着自己旁边的郭副主任道:“不用不用。郭副主任,我不打紧的。刚才在被窝里暖和了一会儿,我现在好受多了。”
说完这话,他还长叹了一口气。
“哎,我的年纪大了,身体还真成了一个拖累。你说好端端的,咱们怎么就感染起了肺病?”
郭副主任听了笑笑道:“这还要说啊?咱们五八年五月开始,就开始跟着党中央走。咱们中共八大二次会议,正式通过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我们泓阳钢铁厂虽然同那全国十大钢铁比不得,但是咱们泓阳钢铁厂也是为实现,当年***提出的全年钢产量1070万吨的指标,贡献了咱们的一份力量了的。光是五八年五月到五九年二月,这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咱们泓阳钢铁厂就完美的实现了年产32万吨的目标!咱们泓阳钢铁厂的兄弟们和姊妹们,团结一致,总算是……,所以,在取得胜利的同时,总会有那么一点点牺牲的。咱们在心里也要做好准备才是……”
……
陈媛媛两只耳朵仔细听着,郭副主任对着老何的谆谆教导,企图从他的这些大段大段的话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泓阳钢铁厂?”
“感染肺病?”
这一个个的莫不是在得感染性很强的肺结核吧?
这么一想,陈媛媛便感觉自己现在浑身上下都有些不对劲了。
她感觉自己这会儿都好多了,没什么事儿,所以她最近自己最好是早一点出院。
毕竟,多待在医院一天,那就多要一天住院的钱。
她现在手里身无分文。
一分钱根本就拿不出来。
所以,她想了想,又在自己的那个房子的杂物房里头翻了翻。
最后,专门用来烧水的铝开水壶。
这个东西,是她有一年买手机的时候,店里送的赠品。
一直都放在这里没开过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