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拯救忧郁少女的人生1

第016章拯救忧郁少女的人生1

这个故事的原主叫做莫玖玖,与天才画家杉泽是邻居,两人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甚至两人父母曾戏言,说让莫玖玖长大了给杉泽当媳妇。
只可惜落花无意,流水也无情,杉泽只把莫玖玖当妹妹,而莫玖玖也只把杉泽当哥哥,如果不是因为何晓婵,只怕两人会成为一生的好兄妹。
杉泽从小喜爱绘画,十三岁的时候就获得了全省冠军,十五岁的时候更是以一副母亲而闻名全国,是出了名的天才人物。
有天才的地方自然存在着追随者,而杉泽更是因为年纪小,长相俊朗而追随者无数,其中何晓婵,便是最为疯狂的一个。
何晓婵的家境富裕,是国内五十强某企业家的独女,因为疯狂迷恋杉泽,哀求自己父亲动用权势关系,将自己转学到了杉泽的大学。
何晓婵本以为自己跟杉泽一个学校了,便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却万万没想到,杉泽的身边已经有了莫玖玖,当她看到杉泽对莫玖玖温柔的笑时,她心里萌发出妒忌的火花。
但,何晓婵并不是那种空有美貌而没有智慧的女生,她心知,如果自己现在跑出去,绝对会惹得杉泽不喜,故,她一边小心翼翼的接近杉泽,创造机会,一边跟他那次看到在杉泽身边的莫玖玖交好。
等到跟莫玖玖成为好友,知晓了莫玖玖跟杉泽的关系,她心里的妒忌才少了几分。
但,也只是几分而已。
她再次动用手段跟莫玖玖舍友调换,成为莫玖玖的舍友,死死的粘着莫玖玖,不放过一个可以借着莫玖玖跟杉泽接近的机会,但,杉泽的眼里只是绘画跟莫玖玖,没有她。
所以,何晓婵黑化了,她疯狂的妒忌莫玖玖,妒忌莫玖玖可以凭借着青梅竹马的优势肆无忌惮的接近杉泽。
妒忌莫玖玖竟然不喜欢杉泽。
所以,她对莫玖玖下手了。
在一次班级聚会中,她说她的钻石项链丢了,要求搜包,莫玖玖因为自己没有拿,心中坦荡,便任由众人搜包,所以,当钻石项链从莫玖玖包里被找出时,莫玖玖瞬间就惊呆了,但众人却只以为这是莫玖玖心虚的表现,尔后何晓婵更是说出了一系列似是而非的话,让人误会莫玖玖是因为喜欢才会偷取她的钻石项链,莫玖玖虽然没有心机,但却不傻,瞬间便知道这是何晓婵陷害自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跟何晓婵吵了起来。
但,这一切却被众人理解成了人赃并获后的恼羞成怒,莫玖玖百口莫辩,气的摔门而去。
但,这更被理解成了心虚。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日之后,莫玖玖偷取何晓婵钻石项链的事情便被传了遍,莫玖玖因受不了众人的指指点点还有那些指桑骂槐的话,得了抑郁症,不久后便退学,回到家中。
但,何晓婵并没有因此而放过莫玖玖,反而继续雇人在莫玖玖住的小区里传播莫玖玖盗取别人贵重首饰被退学的谣言,莫玖玖再也忍受不了众人的指指点点,跳楼自尽。
临死前,莫玖玖怨恨何晓婵。
她恨何晓婵入骨,恨何晓婵只是因为杉泽跟自己关系好的缘故,便坏自己的名声,害的她年纪轻轻,就得了抑郁,即便她已经退学,何晓婵还不放过自己,莫玖玖她不甘心死,但却没有办法继续活下去。
一想到那些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伯伯看着自己的那种眼神,莫玖玖便生不如死,她没了前途,没了朋友,甚至除了父母,再也没有真心疼爱自己的亲人,没有人会真心的想要了解她,没有人会倾听她的心声,她现在是如同过街老鼠一般的存在,莫玖玖在心灵饱受摧残下只能无奈自尽。
莫玖玖的心愿只有一个,既然何晓婵是因为杉泽才对自己下手,那么,自己就抢了杉泽,让她一辈子只能看得见,摸不着,让杉泽永远的属于自己,让何晓婵伤心难过一辈子,让她悔恨终生。
将剧情捋了一边,玖玖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这次的任务看起来似乎很简单,却事实上却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因为,杉泽虽然是莫玖玖的青梅竹马,但却心思单纯,是一个心中只有绘画的人,即便原主死时,都没有听人说杉泽有喜欢的人的消息。
玖玖不由的就有些头疼。
不过,这次她来的时机比较好,现在的她,才上高一,正是青春萌动的年纪,而原主,则每天跟杉泽一个学校,每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玖玖不相信自己高中三年对杉泽死缠烂打他还不会动心,实在不行,就直接喂杉泽吃小药丸,直接上|床,凭着两人十几年的感情,不信杉泽不会对原主负责。
睁开眼,侧头看了眼放在床头的闹钟,现在已经六点半了,玖玖连忙起床洗漱。
站在镜子前,镜子里瞬间就出现了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姑娘。
大大的杏眸仿佛常年萦绕着雾气,带上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唇瓣殷红仿若小巧的樱桃引人垂涎,小巧的瓜子脸上带着两陀婴儿肥,玖玖弯出一笑,脸侧露出两枚深刻的小酒窝,平添了几分稚气,怎么看都是一个活色生香的小美女。
玖玖麻利的换好校服走出屋子,莫母一脸震惊的看着平日里不到六点四十五不起床的玖玖,惊讶道:“怎么今天起的这么早?”
“睡不着,就想起了。”玖玖随意的捏了一个理由,敷衍了一句。
吃过早饭,按照记忆去了平日杉泽等自己的地方,果不其然,杉泽已经站在那里。
杉泽跟玖玖一样穿着学校发的校服,但那穿在别人身上看起来邋里邋遢的校服被杉泽的身上却显得他宽肩窄背,双腿修长,仿若漫画里走出的男主一样,说不出的好看。
玖玖快步走到杉泽跟前,仰起头,冲杉泽灿烂一笑,露出一口整洁的小白牙,软绵绵的说:“等很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