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总裁大人爱上我5

第005章总裁大人爱上我5

听着黄埔白的解释,玖玖的嘴角不由的翘起,点了点头说:“没事,我相信你。”
“谢谢你,玖玖。”黄埔白一只手拿着玖玖的包,一只手牵着玖玖,心里胀鼓鼓的,只觉得玖玖怎么看怎么稀罕。
自己的小姑娘怎么这么好这么善解人意呢!
两人并没有因为范丽娜的原因而不欢而散,反而是直接去了黄埔白的在外面的公寓。
黄埔白的公寓距离学校不是很远,开车也就差不多十分钟的路。
似乎是因为玖玖第一次去自己的屋子,黄埔白开车的时候就一脸兴奋,等到了公寓,黄埔白直接从冰箱里拿出洗好的水果递给玖玖,自己则一头扎到厨房里去做饭。
不一会儿,玖玖就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玖玖没想到黄埔白竟然真的会做饭,不由的拿着一串葡萄就走到厨房门口。
只见黄埔白系着一个白色的围裙,正拿着锅铲在炒菜,似乎是觉察到玖玖的视线,侧头冲玖玖笑了笑,语气温和的说:“乖乖去外面等着,厨房油烟大,对你的皮肤不好。”
说完,继续低头炒菜,神情专注的模样仿佛他不是在做菜,而是在谈一件价值过亿的案子。
这模样,哪里还有总裁的样子,分明是家庭主夫。
玖玖本以为黄埔白最多就是个架势,谁知道菜的味道竟然还不错,玖玖一不小心就给吃撑了。
吃完饭,两人坐在沙发上,黄埔白一边看电视一边给玖玖揉肚子,揉完,还不禁感叹了一声:“如果你以后都住这该多好啊!”
说完,黄埔白跟玖玖都楞了一下。
黄埔白本是随口一说,但说完之后,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如果玖玖以后都住这里那该多好啊,一想到自己每天晚上回来都能看到玖玖,黄埔白瞬间觉得整个天空都亮了。
低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玖玖,一脸期待的问:“玖玖,要不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
说完,似乎害怕玖玖有不好的想法,连忙补充了句:“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的!”
玖玖垂眸想了想。
似乎,原主跟黄埔白同居两年,两人最多也就是亲亲抱抱,更过分的事情,确实没有继续。
想到这里,玖玖便点了点头,补充了句:“下周再搬吧,”
“好。”本以为玖玖不会答应自己的黄埔白在听到玖玖的回答后大喜过望,哪里还能想到别的,直接就抱着玖玖就朝卧室跑。
“玖玖,你喜欢大一点的屋子还是小一点的屋子?”
黄埔白看着自己给玖玖准备的卧室,明明什么都有了,但他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寒酸,想到自己家别墅里装修豪华的卧室,黄埔白就恨不得现在把它搬过来给玖玖住。
感受到了黄埔白的情绪,玖玖连忙伸手握住黄埔白的手,低声说:“只要有你的地方,我都喜欢。”
听到玖玖的话,黄埔白心情瞬间就平复下来,低头,看着玖玖软软糯糯的模样。
明明长的只是清秀,但却一举一动都牵扯着自己的心,黄埔白知道,自己这辈子都躲不开玖玖了。
一夜好眠。
因为玖玖逛街不让黄埔白给她买东西,所以去了一次之后两人便没有逛街了。
反而一起窝在屋子里看电影,聊天看电视,三餐都是黄埔白做了,两个人恨不得整日黏在一起。
晚上玖玖也没能去黄埔白给她准备的卧室,反而被黄埔白抱着睡了一晚。
晚上两个人穿着睡衣,就那么规矩的抱着,反而让玖玖心里暖洋洋的。
要知道,黄埔白不是不懂事情的玖玖,明明自己欲|望那么明显,但却宁愿强忍憋着也不愿强迫玖玖,可见,他是真的很喜欢玖玖。
周一早上,黄埔白磨磨蹭蹭的将玖玖送到学校,走的时候还一脸的依依不舍,不停的叮嘱着:“我周五来接你啊!”
“嗯!”得到玖玖肯定的答案,黄埔白低头偷了个香,这才喜笑颜开的离开。
因为去黄埔白那里没有带书,玖玖便先去宿舍拿书,但她还没有推开门,就听到屋子里有人说她的名字。
“玖玖怎么现在还没回来啊?”说话的是玖玖的上铺黄丽。
黄丽话音刚落,就听到范丽娜不屑的声音:“人家榜上大款了,上不上学又有什么关系呢!”
然后就听到黄丽惊讶的说:“不会吧!”
“怎么不会,要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范丽娜说完,然后就小声的科普黄埔白的身世还有自己跟黄埔白的关系。
说完,总而言之,意思就是玖玖不但傍上了大款,而且这个大款还是她撬范丽娜墙脚才到手的。
听着范丽娜荒唐的话,玖玖不由的就想笑。
她大学三年跟范丽娜说的话十个指头都能数得清楚,怎么可能通过她认识黄埔白,实在是可笑至极。
认清楚范丽娜的为人,玖玖直接推开门。
在看到站在宿舍门口的玖玖,刚才还窸窸窣窣说这话的宿舍瞬间就静悄悄的。
在别人背后议论被抓包,众人脸上都有些讪讪,黄丽面上一红,出现了片刻心虚后说:“玖玖,你回来了?”
“嗯!”玖玖神色淡淡的点了点头,视线划过范丽娜,但却被范丽娜气势汹汹的瞪了回去。
玖玖懒得理会范丽娜,反正她的任务只要跟黄埔白交往在一起就好了,范丽娜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只要自己的结果没有变化就好了。
想通这个的玖玖直接拿起自己要的书,转身就走出宿舍。
而宿舍里,范丽娜面色不善的看着玖玖的背影,恶狠狠的踹了脚凳子。
黄丽看着范丽娜的脸色,小声说:“娜娜,你是不是误会了,玖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啊。
黄丽话还没有说完,便在看到范丽娜阴恻恻的视线后默默的将话吞回肚里。
要知道,范丽娜的家庭背景可不一般,如果因为玖玖的缘故被范丽娜记恨着,肯定不合算,索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