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总裁大人爱上我4

第004章总裁大人爱上我4

范丽娜这话一出口,玖玖就听出不对劲来。
大学期间谈恋爱很正常,虽然黄埔白跟玖玖两个人看起来年纪差距有点大,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两个人是情侣关系,但,范丽娜却说他们是兄妹。
玖玖瞬间就察觉出了一丝火药味,玖玖抿了抿唇,面上不显的说:“是我男朋友。”
说完,直接坐到书桌前,脱下脚上的帆布鞋换上拖鞋,拿起脸盆准备去水房打水洗漱。
但偏偏平日里不怎么跟她说话的范丽娜却仿佛来了兴致似得,竟然直接将电脑上正在播放的视频暂停下来,仰起头,露出一张精致的脸蛋,兴致勃勃的看着玖玖说:“原来是你男朋友啊,我看他年纪比较大,还以为是你哥哥呢!不过”
范丽娜话锋一转,看着玖玖,似乎语重心长的说:“玖玖,虽然男人年纪大点会照顾人,但我你男朋友的衣着看起来都很大牌,只怕家里非富即贵,这样的男人最喜欢找小女生玩了,玖玖你可别被人给骗了。”
范丽娜说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玖玖,仿佛在等玖玖答案。
范丽娜字里行间,无不在贬低黄埔白且表示自己为玖玖好,但,玖玖却有些无语。
虽然原主跟范丽娜同宿舍三年,但因为原主出身不好,范丽娜从不跟原主说话,此刻突然出声,但却一脸上帝视角的明褒暗贬的说黄埔白各种不好,一副恨不得你惨死的模样,让人心里莫名的不爽。
玖玖脾气不怎么好,但终究想着两个人是一个宿舍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说了句“我知道了。”就没有吭声。
但,却明摆着她没有将范丽娜的话放在心上。
范丽娜的表情瞬间就沉了下去。
很快,就到了周五。
周四晚上的时候,黄埔白就跟玖玖打了电话,问清楚玖玖周五最后一节课上课的地方后说他在教室门口等她。
玖玖本就想着要好好培养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便直接默许了。
果然。
周五最后一节课下课,玖玖才走出教室,就看到站在教室门口的黄埔白。
黄埔白没有穿西装,反而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浅蓝色牛仔裤,脚踩白色运动鞋,头发没有用发胶梳在脑后,反而随意的披散,细碎的刘海碎风飘动,站在教室门口,薄唇微挑嘴角噙着一抹笑,仿佛站在香樟树下的文艺青年似得,瞬间就吸引力一众女生的注意,玖玖甚至听到有人在小声问这个男人是谁,是几班的。
玖玖看到了黄埔白,黄埔白自然也看到了玖玖。
只见黄埔白目不斜视的看着玖玖,大迈步走到玖玖身侧,极为自然帮玖玖拎起她手里的包,然后,另一只手跟玖玖十指紧扣。
两人边走边说:“今天晚上,我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玖玖仰起头,朝黄埔白笑了笑:“你会做饭?”
“才学的,以后结婚了,每天都做给你吃。”黄埔白手指尖在玖玖的手心上挠了挠,说。
两人气氛甜蜜而美好,两人不由的再笑出声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女声:“白哥哥~”
明显是在叫黄埔白。
果然,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黄埔白的身子僵了下,握着玖玖的手掌不由的用力,第一时间不是回应那个人,反而是低声朝玖玖解释:“这个人是我的隔壁家妹妹,我们没什么!”
“没什么?”玖玖挑眉,打心底就不相信。
没什么只听到声音都能猜出是谁,可见绝对有鬼。
因为是熟人,黄埔白只能停下脚步,等着对方。
玖玖自然也跟着停下来,站在黄埔白身侧。
不一会儿,那个女生就走到两人面前,玖玖一看,瞬间就笑出声来。
来的人不是昨天晚上各种诋毁黄埔白的范丽娜还是谁?
明明黄埔白跟玖玖手牵手站在一起,范丽娜就像是没有看到玖玖似得,一脸娇羞的看着黄埔白,拉着嗓子撒娇道:“白哥哥,你来这里是来找我吗?”
说完,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朝着黄埔白放电。
黄埔白被范丽娜的话噎了下,下意识的将玖玖的手掌抓的更紧,顺手将玖玖拉到自己跟前,说:“娜娜,这是我女朋友玖玖,玖玖,这是我隔壁家小妹妹娜娜。”
黄埔白话音刚落,范丽娜脸上便露出受伤之色,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黄埔白跟玖玖:“白哥哥你竟然有女朋友?你、你不是说要让娜娜当你的新娘吗?”
那模样,就像黄埔白是个负心汉似得。
黄埔白的表情瞬间就僵在了脸上,看范丽娜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怒意:“娜娜~别胡说。”
范丽娜低着头,依旧是一脸的受伤之色,不看玖玖,小声的说:“对、对不起,是我口不择言了。”
说完,怯怯的看了眼黄埔白,随后,眼含泪珠的跑了。
看完一场大戏,玖玖瞬间又有些明白了。
原主当时只知道黄埔白最后跟父母安排的对象结婚,但却不知道对象是谁,现在想想,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个范丽娜。
而黄埔白的母亲之所以会找到原主,也并不仅仅是因为两人家世差距大,只怕是因为原主碍到了范丽娜吧。
怪不得昨晚范丽娜对她说的话阴阳怪气的,原来是因为,她也喜欢上了黄埔白。
想到原因所在,玖玖反而坦然了。
剧情里,黄埔白是五年后才结婚的,只怕是压根就不喜欢范丽娜,否则也不会拖到五年后,要知道,范丽娜本就比玖玖大两岁,五年后只怕差不多要二十九,二十九岁,可以称得上是美人迟暮了。
要是真喜欢一个人,只怕会恨不得早早娶回家,怎么可能会将对方拖到二十九岁。
玖玖觉得,只要这辈子自己不作不离开黄埔白,黄埔白铁定不会背叛自己。
这样想着,玖玖跟黄埔白握着的手不由的紧了紧,仰起头,看着黄埔白说:“我相信你。”
玖玖的声音仿佛是和风细雨,让刚才还内心忐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跟范丽娜关系的黄埔白心里瞬间一松,脸上不由的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表情,看玖玖的眼神也越发的温柔,主动解释:“玖玖,你别听她胡说,我们只不过是因为从小就认识,我一点都不喜欢她,真的。”